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八章 时镜空影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83更新时间:2023-09-03 20:00:00

这已经不知道是几更天了,可是天色的幽患,是谁给予的灵感。

可是书写的夜色,又多了多少的冷漠,可是抬起他那苍白的脸颊,他清越的眸子,泠泠然的眼睛括住了一些不同的样子,细看,只见纸上一个剑客的手里藏了一根头发,那是她硬生生拔下三千白丝之一的痴情丝。据说上古之时,若有一个女子过于痴情时,便会生出三千白丝,纷纷化为痴情丝。

可是她的眸子似乎会流泪一般,缓缓滴出一滴泪,在刹那间匀开,染满了整个脸颊,让那些旁边的字迹似乎化为了一个活灵活现的她,扑入了他的怀中,他一一含笑纳入怀中,似乎那些绰约风姿,有着自在飞花轻似梦,可只有恰恰落雨的那时候,不自觉的接上下一句,

可是这一刻的他惊喜的看着眼前的东西,人总是很小心的,小心翼翼的撕开了口子。

“这么多年了?”

“你还打算骗我到几时啊。”

对于这样的话,他认真的想了想,

“风华绝代的男人是不俱怕时光之力的。”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害羞的拍打着男子。

可是满脸的笑意,让她明白有些不一样的烟火,只在该盛放的时候盛放。

可是她却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见他了。

她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他,吻了上去。

可是他却掀开了她。

“你不是她。”是啊,她不是她,她也终究还是她。

如果无法知道真相的话,谁能知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迷宫。

他站在终点的口子里,而她却在起点的口子里盘桓了下来。

檀溪。

“很少过细说那些不知道的具体?”

可是蓦然回首的惊叹,

“为什么突然要这么具体。”

是啊,一个剑客,为什么需要细节层次,那么细腻的心,能够知道多少自在。

人只会在影响了最重要的时刻里,把那些重要的外在之物,看得分外重。

“愿意要,拿去。”

一声叹息,多了几分释怀。

我于天地也就是这点因果了。

她眸子里的光黯淡了下来,可是有些疼只在魂魄里疼痛,而不再身体和记忆,还有过往里痛。

“天,地,人。你们给我等着。”

一声惨嚎滴落在深渊里好些,那一声惨叫似乎摇曳出来了复杂的感觉。

可是他清楚的知道,有些事很空的,似丢了下来的那片刻里,

恍惚才发现故事不知道何时起又独自开始了。

沅江。

那是水波浮动的清凉,如水似拂,夹柳生影,枯叶连林,行走在江边的

人是那么清冷。

也许,相见是那么的艰难,可是这一生的江湖,究竟是谁的。

不知道何时起,那些心动变了,变得苍白无力,也让人有些不一样了。

也许寡淡的味道才是至味。

他抬头穿云望月,那些并不重要的人,如剑屑一样被刮掉。

正在刮落的那一刻,

他漠然的表情有些凝滞,呆呆地望着老人。

“你怎么不说话了?”

是啊,说什么话啊。

一把剑是什么样的,没有穿透心脏的那一刻,怎么会有力量。

“甘心情愿的死亡,是谁愿意的。”

这个江湖是染血的江湖,也是无情的江湖。

她回过头看着沅江的倒影,惊了那么一刹那。

“你怎么会发白如雪呢?”她对着水说,

“相思一夜白发生。”

自今日起,我叫暮白首,只见额头一点白生起,寿命肉眼可见。

“你要的都给你,只愿你把你的心拿走。”他痛苦的道,

“不,你给我的。”她忧伤极了。可是她知道不属于自己的心在漂泊。

“可是你知道吗?属于你的心你已经得到,为何还要走。”她痛苦的说道,一直以来她一直不肯承认这段感情。

可这一刻他正面转过来,却让她震惊了。我一直以为影子是女人,没想到啊,

她痛苦极了,可是这一刻的她缓缓地揭开了面具,竟然是一个人,一个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人。

“你竟然没死?”影子说道,

是啊,我没死,不过你快要死了,因为他知道有些事要埋在棺材里的。

可是这一刻沅江的水翻滚了起来,掀起来的骇浪惊涛,让一个人陷入了无限的忧伤,身着一件衣衫,走动间似乎也不再是闲庭信步,而是很简单,很直接。因为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过的了江湖,过不了生的这一关。

天盈山。

一直以来,他很少停留的,这一刻的他坐在天盈山上,影子最神秘吗?不是,是镜子,一分为二的镜子。似乎之前最迷离的故事里,有了一些让人更害怕的热烈。

“起风了。”不知道何时,走在山路上的一个人说道,

“有些事,就是这么痛苦,可是你的剑是那么伤人,是谁能够承受的呢?”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接受的啊。”

可是她明白有些时候,一句话需要好久的时间,那这好久的时间里,有没有想过我一劳永逸的招呢。

也许维系的绳索在断裂的那一刻里,刀是无情的,剑是冰冷的。

真切的切肤之痛是一把剑在铸造的那一刻就已经无法停止了。

灵魂出剑的那一刻,撕裂感,让身体崩溃,这一刻她的雪珠不断地渗出,有着极度的刺痛。

“你说要这世上之刃,干什么?”

“无非杀人和救人。”

可是现在的兵刃出剑,是一个很可怕的招法。

是沛然难挡的感觉,也是性情大变的征兆。

魔剑律素履叹息了一声,因为他清晰的感知道,

“又有剑客被污垢。”

其实这类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可是不知道何时起,他已经减少了看向外界的时间,因为很清楚,所以更好静。

静是幽幽的感觉,一种让人能够感触到时间的穿梭。

“路上的风会吹,但是落下的种子未必要去花团锦簇之地。”

“愿向僻处生,倒茬三生秋。”

“一剑江湖间,独行九千里。”

这一刻他的剑法更精湛了,可是半希夷的半魂羁押在曌那里,终身囚禁。

原来当年使用交换神通时被明识破了,所以才慌乱地找到了西觅履,让西觅履一剑分魂。

这一刻的半希夷有些不一样了。但更多的却是对现在的局势,有些无奈。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