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九章 破绽百出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13更新时间:2023-09-04 20:00:00

“放下一切的时候,何必在意短暂的生命呢?”

当一个人看透了一切的时候,不适合回头了。

人的痛苦就是自己给自己套上的,当我放下的时候,就按照这个修行模式开始了。

“爱是什么?”当年的他没有交过这份答卷,甚至连天道都畏惧的东西,竟然被人滥用了。

是啊,江湖真实而有效的剑法,是情,情生至巅,便是爱。

昔日有情一剑,屠灭苍生的蝇营狗苟,今日那无情的剑法来搓灰一个浑浊的江湖,是在所难免的。

而坐看云起时的白无垢夫妇,在哪里呢?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可以找寻。

连半扉页在有缘恰巧的石壁里见过,留存下来的两情相悦剑法。可惜的是,半扉页在那一年受到伤害,也就是剑客死亡的时候。

有些事是很巧合的,当知道的那一刻,那么该发生自然会发生。

人不入魔,何以以律素履为猖狂之魔染江湖,屠戮南都。

“其实,我很欣赏律素履,不是每一个入魔的人都可以如此的。”

这时候的半扉页说道,可是红拂冷冷的看着他,因为好多事的谜团,比如阎西风怎么遇见她的?

其实,这不怪红拂,只怪镜谷的典籍。

有人的地方有江湖,那么江湖路,风雨多,一路瓢泼在所难免。

“我也想定下来,可是有些情如果一直停留下来的话,对于我来说,是很好的,但是对于你而言,其实已经无法有所波动了。”

当这一句话出口的时候律重,无疑是承认了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掩饰自己功法的破绽了。

“天下之大,竟然无我律重容身之所。”

自那日律素履轻而易举的破掉律重的心智之时,其实就是天欲功最大的破绽。

江湖没有无敌的功法,只有无敌的人。

有的人有精彩绝伦的人事过往,让人很轻易的明白,繁华与我同行。

可有的人活着就是为了攀升那心中的武道。

得一知己,胜千音百兵。

可得一佳人,定然是江湖里最令人难忘的事。

半扉页的知己死了,可是现在看到的她,以及之前的万氏。

半扉页竟然无丝毫的波动了,一个剑客,当弃掉一些东西的时候,那么该发生的自然会发生。

“我将遵循内心的剑法,将心中之剑展现于世人。”

这一刻的她多么的幽怨,是多么的痴,可是他已经无暇顾及了。

“原来这才是他的巅峰状态。”

她平素很难见到这样的人,能令一个女人变的很奇怪,那么这个男人一定很重要。

他出剑了,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一个洗练剑法杂芜淬炼成精简之招。

可是这一刻里,他恍然间有种回剑刺穿了心囊的感觉。

那一剑,光都穿透了。

可是她呆呆地看到仅仅练剑之时,周遭的环境,让人如梦似幻,似乎一不小心心神就被摄了进去,而她却若无所觉。

正在这时,纷杂吵闹传出,她恍然惊觉,原来这是黄粱幻境。

江湖中很少有人能被摄入黄粱幻境的。

“我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可惜他已经不认识我了。”

她呆呆地看了眼眸所及的黄粱幻境,知道这次触摸到了,可是下一次呢?

龙山。

状似龙首,但别有意思。

两个人行走之间,步步散散,似乎向追赶,细细看来却是走路。

“原来那天是你?”他惊慌失措的道,那是他生平第一次看清她的模样,但是那也是她第一次揭开了真相。

她也知道了她的名字。有时候也许最令人难以启齿的话,却自她的口中吐露出来了。

“我想了好久,没敢叫你一声名字。”

“什么?”

“我说的是名字?”

“什么?”

“哎呀,你真的是?好迷糊啊。”

“嗯。”

“什么?”

“人家说了嘛。”

“真的是?气死我了。”

他刚准备出口的话,被堵住了,可是她却笑了。

“我心领了。”

“呃,真懂。还是假懂呢?”

他不由的有些无奈,但是更多的却是,

“真的是,很差劲吗?”的感觉,可是瞬间他想到,这不就是刚开始准备吗?

姑苏。

“很久了?”一个人说道,是什么样的人呢?

白衣,对,名字也很好听,胜白衣,

说话也很白?

对,

直白。

一点都不直白。

“是啊,不是很久,是忘记了多长时间了。”

对于一个寿命悠长的人来说,可不就是忘记了时间吗?

“是啊,一直以来我一以为寿八百载很长了。”彭阳春歌说道,昔日先祖可不就是如此高寿吗?

可是随着江湖灵气逐渐变淡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很希望不要到那一天,可惜的是,有人纠正了时空。”

这时候胜白衣想起来了那个胜天半子的杨姓男子。

没有人知道,但是一直有人想明白为什么时月风和门传雨的时间段里,只有门传雨。

那是因为时月风是去帮别人了。

没有阴何来的阳。

懂远比知,更可怕。

但知和懂合起来,就是贯穿一生了。

时光是不可逆的,但是人的心和灵魂是可以逆转的。

每一个时间段的波折是不一样的。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是当有人看到夜家被灭门的时候,那一刻轻而易举的人时,在离去的那一刻,没有丝毫的踪迹时,就知道江湖其实好多时候是不受控的。

“我恨你,阎西风。”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一句话,惊得这时候还是青年时期的他,有些无奈。

“你是谁啊?”对于这样的一个女子,素来很喜悦白衣的女子,他不知道何时起看得顺眼了许多,娇俏可爱,雾蒙蒙的,可是就这刹那,她却出口道,

“你还是那么的瘦?”是了,他的胖一向都是伪装。

可是谁也不清楚为什么总是会让一个男人变得不再认识她了。

他突然想起来了,那是轮回的力量。

记得很久之前,她带着那枚镜子不断地前行,直到有一天,她找了无数个世界,唯有这个江湖世界里,出现了一个人。

可这个人当时不叫阎西风。

他是一个很奇怪的建筑工地的字,叫砼,但是他的名字叫仝神秀。

“是了,还是镜子告诉她的,千年以后这个建筑以后会化人。”

于是她走了。

千年以后,世上出现了一个神明一般的男子,行走在世间。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