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一章 幸与时同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80更新时间:2023-09-06 20:00:00

顾幸手里捏着昆吾剑,突然有些想念顾倾城,那是他未曾见过的姐姐,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遇见了。

可是那一次他分明有机会接近的。

“人啊,总是有些怀念给予自己一定的信心之人。”

可是他清楚的记得,也许人总是有些难关要过的。

“你若是来见我,我定是欢喜的。”

顾倾城说道,可是有些不一样,他知道那里有他想要的,但是他拿起来了剑的时候,就意味着责任。

也许这一生本身就是于天涯之中寻找一个清风明月的人,可是他清楚,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无奈。

“别急,你会见到她的,但是你若是太弱的话,也不像话是不是。”

昆吾剑对着顾幸说道,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把剑有了清晰的认可。

行走在青城山上,依稀记得曾经有个叫巳蛇的青年公子,长相阴毒,一直有些阴蛰。

“那时候的单纯是不可避免的,那是他第一次露出来一种苦涩。”

没有人能够体会,但是当顾幸再三的说服自己,不是我太弱,是他太阴毒。

他从来没有体会到过一种叫七星海棠。

一个从没有见过世面的男子被一朵小花绽放的时候迷了眼睛。

人很奇怪的,明知道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他还是禁不住诱惑,上去触摸了一下那致命的小花,那花在月光下与天上的北斗七星相映成趣。

那一年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是一条很奇怪的路,可是后来才明白失望是染上了颜色的。

他等了好久,才明白原来有些人暗算你的时候,是不会说话的。

“我没想到,但是我却明白有些事他本身就欠缺一些真切。”

看着阶梯一样的石阶,他想起来了曾经有人在这里担着千钧之力和人较量,只不过顾幸真的有幸观战过。

那个人书卷气很淡,但是平时很注意打理,整洁的衣衫腰间有一把软剑,属于奇门剑。

而一直担着千钧之力的男子一脸的沧桑,似乎岁月的流逝,让顾幸看得分明,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高手。

两个人在行走间,互不相让的打斗着,一剑递出,只见男子的身体几个变幻,两个打着打着不一会去到山顶了。

而这时候看不甚分明,折光的黄幔和一件布衣的挂着。

而坐在书桌旁的女子,手里摸着那一绺头发,眼神温柔极了。

"他为什么好端端就欠缺一些神采呢?”

她有些垂下的目光看着那一抹又看了看心念的残月,月华灌输下来的涟漪,照在一副画上,有着不一样的模样。

“也许是眼睛有些毛病吧。”她停顿了一会,发现果然眼睛里失去了一些光彩。

“原来他是一个瞎子。”

可是她很久都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他就消失了。

有些人很奇怪的,他明明只停留了一会儿,却夺走了一个人好久积攒的勇气。

“你知道吗?很久之前我就喜欢你了。”她喃喃自语道,

可是她再也没有办法见到他了。

因为有些人不一样,当他帮了别人的时候本身就遭了灾。可是一直以来他的无心之失,被人拿来说事的那一刻,才发现容光发的感觉一点儿没错。

可是对于她来说,容光发是没有错,可是巳蛇的阴蛰被瞎子撞见的时候,那么有些事就很复杂了。

对于错综复杂的事,顾幸后来学会了以剑破之。

有种充满了吝啬的感觉,顾幸看着眼前的人,似乎让他感受到了厌恶感。

可是昆吾剑告诉他,这个人很强。

是的,他是消失了很久的

独孤及。

对于如歌的过去,独孤及知道的很清楚,但是他更多的是,不愿意想起曾经有人单独唱给他听的时候,那种慌乱。

让他很清楚,有时候记忆真的有幸重复不断地让他知道有些事的的确确,真的很认真。

“我知道这是有缘无分的感觉,可是我抽离的那一刻,还是出乎意料的伤到了一个人。”

“其实,我也知道有些事本身就是这样子慌乱中走散的。”

铁堂峡。

是一个峡崖壁立,色黑似铁,空谷一线,壁立千仞的奇幽峡谷。

山中有一茅庐。

茅庐前,有一魁梧男子看着天空,想了许久的事。

“也不知道你此去,能否见到他?”说罢,露出浓浓的担忧。

随即从茅庐里拿出来龟甲,测算了一下。

上面显示了出来,其中的缘由和事情脉络。

“随后又幽幽的一叹,也许有些事真的就像一个谎言一样困住了那么一段时间。”

男子想起来还是禁不住有些心疼。

可是他明白这是属于姜家的内部事,他暂时无法劳心去掺和。

赵地。

有一个乐师,名字叫南吕。本来他不叫这个的,但是他第一次相中了这个声调。

于是他便起来这个名字。

可是就因为这个名字他第一次被追杀到了赵地。

令南吕最难受的是,他遇到的事,让他有些心事重重。

“我该怎么办?”

这样的思绪混乱,是他很少有的,

不过,

将会有更多的事会影响着他。

其实很显然有时候心事放久了,就会生病。

可是南吕没事,只是看着周围榆树和杨树三三两两的样子,又看了看周围的梨园和桃园。

想起了曾经在这这样的梨树和桃树下,南吕对着一个女子说过。

“眉似远山黛、眼如秋波横。”

而颊面绯红的女子低下了头的时候,南吕对着女子说,

“你的眉毛很好看哩,我想吻一下。”

而这还好的氛围里,女子竟然糯音如绢的说了两个字,

“亲吧。”

随即眼睛大大的看着南吕的唇吻上了女子的眉毛。

两个人随即分开,彼此很有默契的靠在树的两边,默默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

那是一种特别让彼此的心融合的感觉。

“原来他这么好。”她默默的想到,

随即也没有问清楚南吕有没有家室,就慌乱地想着以后,定要与他独处几次。

可是南吕这会想起来了一片文章,正好说的是此情此景。

可惜的是他弄丢了。

“你会怪我吗?”南吕突然对着女子说道,而这时候的女子没有说话,因为这会的她根本就没有正式的进入状态。

“我叫……”她突然说出来她的名字后,跑了开来。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