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二章 青木隐针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93更新时间:2023-09-07 20:00:00

青木看着白无垢和觅囡囡的样子,知道这是一对心在一起的人。当年他的无心之失,让他失去了一些美好。

现在他住在天池庄,也是有些道理的,等到白无垢夫妇后,他知道该下山了。

于是他也不顾白无垢和觅囡囡的挽留,就那么离去了。

这时候的白无垢自从和觅囡囡在马车上欢好后,整个有些不太精神,可是觅囡囡脸颊自从青木走了之后,刹那间红晕满布,让白无垢看的痴了。

“娘子,你放过我,今天晚上为夫真的很害怕。”白无垢有些力不从心。

觅囡囡舔舐了一下嘴唇,“夫君你看着这天池庄后面可是有温泉的哦。你要不要泡一泡,毕竟劳累一天了。”觅囡囡故意在“劳累”上加重了语气。

可是这在白无垢的耳朵里,却让白无垢有些恐慌。

“囡囡,你要知道,我要是太狠了,你会起不来床的。”

白无垢可是知道,白天那会一直劳累,要不是觅囡囡承受能力强的话,不至于睡着了。可是白无垢正努力呢,觅囡囡直接进入了假死的状态,可是白无垢不知道啊,劳累的觅囡囡睡梦里还在呼喊着,“夫君,我爱你。”

白无垢爱怜的退去了欲望,抱着觅囡囡睡在了马车里,直到马车一路前行到了天池庄和青木说起往事来。

中途白无垢离去是因为身体不适,而觅囡囡却明白其中的缘由,不好意思说,便露出来担忧的样子,让青木信以为真。

这时候觅囡囡贴近白无垢说道,

“我还没有尝试过温泉泡水呢?”那抱着手臂摇晃的姿态,让白无垢感受到了觅囡囡的丰润圆滑,心里阵阵的冲击。白无垢知道守心和守身的感觉里,一旦破去,那么欲望就是一波一波的被折磨着。

“夫君,你怎么了?”觅囡囡有些慌,因为她不清楚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昏迷了。

“囡囡,你知道吗?其实已经自从前些时日里,见到了青木的时候,我已经病的很重了。”

“你别这样,我们还差一段路就可以到五台山了,到时候求求佛陀,问问是什么,还还原。”这一刻的觅囡囡有些哭腔的道,

白无垢突然留恋的看着山川草木,一把拉过觅囡囡抱住,说道,

“我突然就像抱着你。”白无垢不知道为什么,可是他清楚的知道有时候疾病缠身的感觉并不好。

青木下山后,很少走路的,都是每到一处有人接送,因为他很清楚,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时候,需要去点不同的地方。

“这世间有时候默默的支持,是无声无息的。”青木禁不住有些泪珠滚落,隐居了多年,已经对好多事感觉到了陌生,甚至在与人交谈的,那种唏嘘不已的沧桑感,让他禁不住想起来了在远方的王朝散。

可是有时候这人惺惺相惜的时候,是无情的,没有人知道远去的背影,在那么一段很洒脱的日子里,落寞了且沉寂了下来。

可是青木很清楚,故人西辞,是最后的绝音余弦。

有时候江湖是一件极其认真的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看到了一个灼灼其华的男子在纸上勾勒出来一副让人泪目的场景时,

握笔题字的挥毫,“如吾尚何言哉!辱亲可谓深矣。诚宜灰身粉骨,以谢君父…今大人上延国谴,远宰边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东瓯而渡南海。嗟乎!此吾之罪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矣……”

没有揭开的谜题叫谜团,可是缓缓揭开的真相里,谁也无法预料到,此去经年,留影照鉴让今人,涕零长嘶楼中事。

“每一个人的剑法不一样,但是施展的程度,真的很让人经不住遗忘一些东西的时候,又被人记起。”

“记得很久之前,你言辞凿凿的说……”

可是现在我却再也见不到你了。青木伤感的道,

公羊羽翻开了绢帛,写了一段文字,拿出来绳索绑缚了起来。

随后说了一句话,

“相逢不许泣,悲歌益胡笳。”

他笑了,因为知道有些人去北国时候,是不得已的。

可是公羊羽很奇怪为什么扭转的那一刻里,还是看到了一个人在与他遥遥相望。

“你是?”迟疑的话,让一个人很奇怪,奇怪到,明明没有任何的响动,但是却有了万千言语直梳于心的感觉。

“也许,你定然是知道的。”

“对啊,知道的。”

他愣神的时候,迎来了一剑,

“久而不闻其香,是怠也。”

江湖的枯寂和孤独,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却又简单到无痕却漏了行藏。

没有揉头搔手时,何来一煨小楼灼。

“你是追寻过过往的人,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流泪啊。”

他很不解,但是没有期待和盼望的那种感觉,因为不够,所以很烦。

但是又怯情如凿凿,好似婉转的苦心一样,在异样的眼神里透漏出来认真。

“其实,你不必如此,我本没有归途,你也知道,路本身就很远的。”

他伤感极了。

可是他看着递过来的剑,如碑文一般掀起来了巨浪,一时间无可消匹。

有时候简单的有效的,走过一段时间和盼望,你会发现有些不一致。

“动是如幕遮练,静若思念颤沙。”

“我还是不能理解你对我的看法?”

“其实,很久之前消逝的感觉再一次涌起的时候,谁会伤感呢?”

“无花如梦思飞霞,过境千音都无他。”

是啊,谁也不明白那刻画的人是谁?可是只有他自己明白,有时候照进现实的人,不存在。

走了千万里,回首看去依然还是禁不住后退。

隐之道和针之道是一件极其无聊的剑法。

正所谓:前头看后头。

可是被人拿起来的时候,那隐之道是为了无人问津,却被甄别出来清凉。

而针之道,可大可小,能盈囊中,也能绣花做衣,亦可以一针入魂。

不知为什么很有默契的镜谷,在消停的缓和地带,坦露着岁月里的旧事。

人总会老的,这是江湖迎合每个人需要的路,也是该踏上的路,

他心神恍惚下,出剑一次,可仅仅这一次,竟然让人惊鸿一面,可正因为这惊鸿之间,陶道士就开始了求道之路。

“清心寡欲,无碍故无寂。”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