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三章 第三十三梦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99更新时间:2023-09-08 20:00:00

“果真是劫数难逃吗?”陶道士有些不甘心。

“也许可贵的是,更可悯。”

没有人清楚为什么会如此,但是这一刻的哥舒夜离知道。

“如我西沉,定然无事。”

“烛照横空日,手接天霞色。”

澹台月对着嬴秋说道,

“当年一别,已经这么久了吗?”

其实最复杂的感觉里那种慌乱是拿时光泯灭不了的。

“记得师尊说过,不可轻易示人。”

可是那只由蜘蛛化形为人的春筱。

是否编织好了一个忘字呢?

“对于忘记有着深刻的记载,可是只有那个最熟悉的牵引,就让人知道。”

东官郡,南头县。

安村。

有一女子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行走间弱柳扶风,步态嫣然。

可是谁能料到,有朝一日为一男子珠胎暗结。

“春筱,你知道吗?”

“人最苦恼的就是知道却没有似乎的办法去改变。”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难过,竟然甘之若饴。”

“其实上一次你见他的时候,你就知道,有些情已经断了啊。”

“是啊,我一直觉得我能等到他的。”

她略带哭腔的道,

“可是他为什么不来找我啊?我可是清楚的告诉了他一切的啊。”

“你不懂。”春筱看着她,不忍心伤害她,只能委婉的告诉她,

“其实,你等了那么多年,只要开口,他必定会挣扎的。”

“可是你没有。”

“当一切错酿成的时候,你享受着他的爱,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愧疚。”

“有时候其实,烦恼是否上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在他身上。”

“可他的心已经去不在你身上了啊。”

“我很不甘心。”

“凭什么?我得到的东西并不比她的少啊。”

“你不懂。”

“他不想要我们了。”

春筱和她突然被这句话直接愣住了。

“你是?”

“我是无名侠女。”

有时候说出来的感觉愈发的迷离惊心动魄。

“他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

“他是个谜团,一个迷人于世间的人。”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爱上他,不止你我三人。”

“是吗?”

“是啊。”

“我有幸见过一次,那是在木槿花开的时候,他来了。”

“可是他也走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可是知道的都明白,人是不一样的。”

“一个人的世界,我们敲了多少次,才进的门。”

“可是为数不多的一个,才留了十三年。”

却被他大声说了一句,

“竟是孔雀。”

是啊,“他从来不送重样的。”

有些人遇见了,就是折磨。

“我好后悔。”女人的心很小的,藏不下太多的男人。

可是每一次送东西的时候,就会出事。

第一次的时候是犹豫不定,可是越了解越明了痴是什么味。

“你永远不知道不重样的买,可以勾引到多少女子为之倾倒。”

“情债太多的人,劫难重重。”

“有人说留下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是给予他不断地情绪。”

“对于诗人来说,没有情绪的价值的人,是不容易留住人的。”

太过于诡异的事在一幕幕的上演。

你感受到的痛苦,是因为你得到了不想要的。

人的心是贪婪的。

“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有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得到了某一样东西。”

去发现这世上痴情的人很多。

可是总是不容见到。

“当你不想要一件东西的时候,送给别人也无所谓。”

“可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燕地的女子说道,

“我明白,但是不够,是因为我见过你,我甚至很认真的告诉过你,”

“我看到过你。”

她说得认真。

“可是你听懂了吗?”

“如果有一天你的婚礼是我举办的,那么该是我的荣幸,还是我的悲哀呢?”

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事一旦出现就突然不受控制了。

“你说你喜欢女孩子。”

“我便生给你。”

“可是你落荒而逃的优雅,是否已经清楚。”

“人的静和动没有区别的。”

“当我察觉到有些不对时,我会选择送走。”

卫阶从来没想到一向没有什么存在感,但是被发现了之后,苦不堪言的场面是何等的可怕。

也许是看杀了,但更多的是情念太沉,而卫阶修炼的功法未成,以至于破功后,吐血倒地而亡。

“可是有些人死了,一了百了。”

“卫阶不行,卫阶被掉包了。”

有时候你适合的路,其实更像是有些认真的看着,最后从容的走过。

黄粱梦乡。

“客官,你还喝酒啊,你已经喝了三十三瓶了。”

“你不是说,一瓶一个梦境吗?”

庄贤在清雅仙居拿着酒瓶说道,

“是的,你已经做完了第三十二个梦,接下来这个梦到时候要是你醒不过来,那么再也没有机会了。”

“是吗?”

“也许是真的,也说不定哦。”

庄贤说着话,呼呼的睡了过去。有时候而对于强一些的事,是否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久居里。

一个男子长身而起,有着绝望的脸色,看着眼前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但是要说其中的事,他却一副迷茫的样子。

“你忘记我了吗?”

“是啊,你是谁?”

“你如何还不娶妻?”

“我……”

没有那么默契,但是对于一些事,记忆里是否有着月色一样的故事呢?

“你如何知道有些不一样的。”

“你那么认真的人,怎么会侥幸,是吧?”

“真的很讨厌你,却无可奈何。”

是吗?他没有出口,但是对于一些事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你为何要与我知晓那些为之动荡的事?”

“有些不一样的黑暗是如何在暗夜里行走的。”

没有人知道,但是唯独天际的月色得已青白。

“落叶之剑,如飞花逐月,唯独那一抹绯色。”

“如果你知道,那多么清楚的江湖,是否到了知否的感觉。”

却在一个幽暗的昆仑山下,让人知道世上的鸣纱,为之倾倒。

“如果吴子还活着呢?”

他突然说道,他想到了那张玩世不恭的脸,印入脑海。

禁不住后退了几步,看着曾经佛图,女子之像。

也许他也曾爱慕过她吧。

可是他为何如此说呢?

“想不起来了,但是你清楚啊。”他摊开了那个笔锋,写了一个字。

井然有序,条理分明的让人泪流满面。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