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四章 一路梅花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27更新时间:2023-09-09 20:00:00

“你还是不想要我了?”她无限的忧伤似乎荡漾在了胸间。

“你知道吗?我已经忘记什么是感觉了?”

“如果你明白的话,就会懂的。”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不知道何时起,她突然唱起来了这首曲子,有种哀怨的感觉。

可是他再也听不到了,可是她突然发现,原来他走的时候,丢弃了好多的东西。

那是他不需要的。

你永远不知道有些时候,那种落寞是什么也比不了的。

她默默的想,

“你都不来看看我的吗?”她泪珠滚滚,仅仅咫尺的距离啊。

是啊,却是天涯般的远。

“我讨厌你。”

她看过那天的天气,有个叫邯山的地方,来了一个叫廉笳的人。

“每天都在唱着那些让人为之悲戚的“胡家十八拍”。”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会有个好去处的,没想到没有。”

她无限的忧伤,她竟然是蔡扉族人之后。

邺城。

“你若是知道一些什么的时候?是不是很平静呢。”

“但我宁愿我不知道,你也不知道。”

“可是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啊。”

没有人明白什么过错是怎么酿成的,但一定有人好奇为什么会有过错。

“我很认同有些明白的东西,但为之而讷讷不语。”

他很平静的,也知道其实有时候想想,人是一个时刻里,必然有一个时刻里的感觉在萦绕。

至于有什么因,有什么果?

不过就是活着和死亡的分别,但是你偶尔泛出来的想法,让人担心不已。

“一个的情绪是一个的症状,但是更专注的时刻里,是别人不能明白的。”

“求仁得仁的过程比恍惚里说出一声叹息更令人难受。”

一路的小灯笼挂起,红彤彤的,染上了一种暖色,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还有火树银花般亮堂处,静静的看得入迷,这是七年前邺城不曾有过的景致,上一次的故人,似乎已经如云一样成了扉页一般,让碎片吞噬在了一个无垠的地方,荒芜不下踉跄。

值得一提的事,似乎还想起来一个姓氏。

那是特别奇怪的时候,蹦哒了一根弦。

缓缓地汇出来一个锅的模样。

也许,谁也去不明白,但是真切的让人有些不舍。

那是认真之后的事了。

想仗剑走天涯的心思,在那一刻里,浓郁到了极致,可是看了看宝剑,于是幻剑归鞘,在那一刻里,似乎攒满了一个字迅速的淹没在了天地奥秘之中。

“原来是你来了。”

他认真的看着那个缩小版的祭坛。

知道这是关键的核心。

“原来修道是天人合一。”

他愈发淡漠的表情,逐渐的让人明白,这不是一个江湖之人,是修道之人。

“我想你可是悟了?”他当头棒喝,

他在那一刻的时段里价值千金。

殷地。

“其实,准备好了,不伤心的。”白无垢说道,

“说好的不许落泪。”觅囡囡说道

“我有些难过。”白无垢伤感极了。

这对于有些事,还是禁不住后退一步。

“你……还是忘不了吗?”觅囡囡说道,

“我不是忘不掉,我是触景伤怀啊。”

“是啊,商无归的祖地。”

久迁难固,一直以来,摄入魂魄的事,一定很贵重吧。

“不,你错了。”

“是,知道病生在了何方。”

是陇霞润满天吗?

是隆。

那一天定是掐灭了些什么吧。

“帛上记载了什么?”

“是过往之盛景吗?”

“是《女史箴图》。”

江州。

马车路过的时候有一个亭子叫东亭。

“你带着我,走这么远的路,你这是准备?”

觅囡囡娇嗔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你知道的,路上你我一直都在就好。”

“只要你喜愿就好。”觅囡囡有些羞涩。

“我……”白无垢有些感动。

有些时候,不需要太过于话,就可以让人明白其中的默契。

魔剑律素履看着天际,说道,

“快了,有些事该有个结局了。”

这一时间,不知道他在给谁说,但是真切的让人明白其中的深意。

昔日的南来到了江南,看着有些熟悉的,陌生的,叹息了一声。

“当年的他在这里究竟做了什么?”

有些事似乎本身就充满了谜团。

阿珂无限感伤的看着南海的江面,想起来了故人。

却有些羞涩,因为曾经的青春似乎永远驻守在了那里。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半山亭。

两个人互换了衣裳,说着有趣的话,不由自主的对视一眼。

笑了一下。

“曾经的笑谈,如今成了真。”

看着杨春湖,水波荡漾,

夕阳武士说了一句话,

“往事如风,常伴吾身。”

“长路漫漫,唯剑做伴。”

“以前的他,可是以诗词为舞的。”

经不住岁月的流逝,夕阳武士滴落一滴泪。

“尘满面,鬓如霜,夜来风雨,多少心事尽付十年中。”

这时候阴影里走出来一个男子,赫然是张冠。

“如我长音勤奏,可唤回相思从头说起。”

不知道何时起,分明台上拭去超然。

一说定风波,

惊人人生几何,对酒当歌。

往事旧焘,何时秋风悲画扇。

哥舒夜离拔剑写下,

“笑语,你可还好?”

一滴血自手腕落下,似有若无的殷红如涟漪般散开。

湘水边上,一身连衣长裙的女子蓦然回首,

“你会来吗?”

痴痴的眼神穿越了光景里的认真。

可是越胆怯的人,总是充满了怯懦,那里敢出现。

沅江。

“夫君,你真的带我去见她吗?”觅囡囡嗔怪的道,

“我………”白无垢突然踟躇了。

“其实,见一面好难的,为什么不直面自己的内心呢?”

觅囡囡道,

“你不知道。”白无垢苦涩的道,有些人是禁不起见面的。

“是啊,有些人最好不要让我逮到他。”湘水的女子恨声地说道

“阿嚏。”

这时候的白无垢突然有些不舒服。

觅囡囡紧张的道,

“夫君你有没有事啊。”

随即拿了点药物走了过来,打开让白无垢吃了下去。

而这时一个女子看到了这一幕,

悄无声息的传出去了消息。

“他很怪?好奇怪。”

“我知道呀。”

“他没有说话。”女子心道得骗骗她,

“问他去哪里?他不说。”

“要死啊,这都敢问?”

江湖里有一个人耳聪目明,是一个高手,传音入耳都可以破解。

“真是个冤家。”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冒出来这一句话。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