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章 难言之时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33更新时间:2023-09-15 20:00:00

象峰。

粱厝看着昔日熟悉的玩伴,有些难受。

但是更多的则是希望他安康和平顺。

没有人知道粱厝经历了什么,但是一旦谈到梁媛的话,那么就知道当年的爱恨纠葛是多么的凄美。

城门处。

一个男子整理好的包袱洒落在地,有种手忙脚乱的感觉。

但是更多的却是在他人眼里的一种匆忙。

是啊,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是若是知道曾经有那个人的剑法很厉害的话,那么定然会知道这位剑法很厉害。可是自当年客栈庖厨得利后,一切就变了。

似乎让人明白这不似人间的剑法,是谁也无法知晓其中的利害。

“我很想知道,你全盛时期是多么的厉害。”

“不,你猜错了。”

“那是属于我的剑法。”

点苍山。

昔日的一幕幕,在他的脑际路过,他突然明白,有些不一样。

是的,的确不一样。

那是一把属于过去的剑法。属于一个人的剑法。但是更让人有些孤独。

“你会来吗?”雪落茗喃喃自语道,

“也许他不会。”

不知道为什么当念头升起的那一刹那,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我定是低估了那得自点苍山的剑法。”

“是啊,定是低估了。”

“没有人能够抵挡,但是更多的人是惧怕。”

魔剑律素履看着熟悉的地点,往昔的事,如昨日。

哥舒翰看着面前的女人,说不出太重的话,但更多的思绪,让他明白,有些事不是仅仅三言两语可以说出来的。

但是也的确更令人有种特别奇怪的是,一把剑出鞘的那一刻,惊鸿之间,取天地悲鸣为剑首,以山川草木为剑脊,仗之则一剑独尊,横剑则平平无奇。

魔剑律素履探手摸在那道剑痕上,感受着其中的剑意。

随即身形剧震,一种惋惜的声音传出,

“可惜,他不曾在此间了。”

长安。

“我很想知道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呃,去售房吏那里看看长安县衙的衙门。”

“哦。那会不会被抓起来啊。”

“你要相信我,我可是带你去的,你要明白我不骗你的。”

朝花昔看着眼前的小屁孩韦拟画,不由的摇头失笑。

“若是你知道这是你自己之前讲给我听的事,你定然会跳脚不已。”朝花昔默默的道,

“呃,你别欺负我哦。”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里,韦拟画有些难受。

那是一种无法知晓的难受。

“一段未知的情,是谁的?”

没有人能说清楚,但是那一年,谁又会分清。

只不过有人红了容颜,有人红了眼眶,还有一个心里泛出来酸意。

“你若是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深情而冷酷,那么现在定会明白一切的因由。”

蓝卖花看着眼前的人,熟悉透着陌生,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你怎么敢这样啊?”

“是啊,当年的对错其实,本身就仅仅是厌倦吗?”

蓝卖花说道,可惜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甄长风,竟然主动自投罗网。

“你不怕她抓住你吗?”

蓝卖花不可思议的道,

“哼!感情的事,岂可勉强。”

甄长风道,

只见马车行驶在朱雀大街上,似乎两个人的交谈,丝毫没有影响到行人的忙碌。

“这次你来的目的是?”

“是为了当年的一桩谜案,牵扯到了皇族一脉的秘密。”

“别牵扯我,我可是再也不沾你们这档子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蓝卖花听到这,立马转身就要跳下马车离开,可是甄长风却不紧不慢的道,

“你已经听到了过半,这时候打退堂鼓未免太过于迟钝了。”

“你……”蓝卖花气急而笑,“每一次都被你拉去当壮丁,谁愿意?”

“也是,这一次,事成之后,答应你给你一年时间自由行动。”

可是人总是被一定的诱惑所耽误。

“走吧。”蓝卖花被甄长风拉走了,马车终究还是没能下去。

“你定是知道一些事的?”

“我……我不知道。”

蓝卖花看着甄长风的询问的话,似乎更令人清晰。

“也许他本来就适合这样的事。”

甄长风走的龙骧虎步的,而蓝卖花却由衷的赞叹,有些人的气场就是那么的自然,没有一点儿让人感觉到难以接受。

但是更多时间里,蓝卖花随着甄长风走遍了朱雀大街的大街小巷。

“咦,你看,那个人穿一身蓝衣走的很洒脱。”

朝花昔指给了韦拟画,可是这时候的韦拟画却看到了那个锦袍男子行走间龙骧虎步,气势磅礴。

“没有他走的好。”

韦拟画认真的说道,但是朝花昔却明白韦拟画有自己的路要走了。随即收敛好心情。

“走,我们去观星台看看那个老头,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退休,教个徒弟。”

可是心里却是想办法把韦拟画的路改变那么一丝丝。

“呃,老头有什么好看的,我要学他。”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执着的时候,却说了一个不执着的话。

朝花昔有些难受,这是第几次了。

她突然看到了那面镜子,可是她也清楚,镜子合一的时候,那么出现的变故定然是不可测的。

“有些事一旦知道了,就会发矛盾。”

“可这也许是怂恿的结果。”

朝花昔默默的想,但看到韦拟画的笑容时,

她又释怀了,应该让他快乐些。

“他以后会很苦的。”

知道了这样的情形后,她展颜一笑。

“去吧,现在模仿起来。”

“嗯,唔,姐姐真好。”

不知道为什么朝花昔却知道这短暂的时间里怎么会够。

可是他没有清醒过来的时候,定是低估那轮回的威力。

“是了,我也没想到他会在长安又一次投影而来。”

这时候的曌在洛阳看着那一幕,明白这只是那个时段该发生的。

“也许这应该是做好准备的前夕。”

而天际希夷剑闪烁了几下,停留在了曌的面前。

“此行顺利否?”

“尚可。”

养剑如此,也是其他神兵没有想到的吧。

希夷剑竟然变的更加得心应手了。

曌随即收敛了眼眸,轻笑道,

“定然是宿劫,又怎么会轻易的被化解。”

随即转身回了祭坛深处。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