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一章 彩云行月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30更新时间:2023-09-16 20:00:00

居衢山。

“我一直想不通,你为何会在这。”

“我不在这,在哪儿啊。”

他笑道,

是了,有些人只适合藏在那故事里。

可是他笑了,挥一挥手,似乎那一刻的回眸,似乎让有些不一样有了烟火里的真切。

“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何说出这句话?”

“什么话?”

“我们见过。”

“每一个人都这么说。”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人说的认真,也说的伤感。

但是更多的是心儿一颤。

他没想到,认识里的年月里,有那么一抹熟悉,是真切到,让人难以言明的。

“可是你为何,为何变得不一样了?”

失望更多了一些。

湘水。

“我曾于你擦肩而过的时候,是否你我之间有所感应。”

他说道,可她却毫无所觉。

“其实这样也好。”他又说道,于人海里看你一眼,足矣。

可惜相逢对面不相识的再也不是你了,而是我了。

柳叶落下的时候,你回眸看到的那一刹那,是否还记得那一年,你笑地很轻。

也许不经意间你于他人也是如此,可是后来的你,是否明白这就是最后的一次相逢了。

“人总过是要忘记自己一次的。”

不知道何时起,在不知名的角落里,你藏的认真,我找的匆忙。

于是慢慢的就这样错身而过。

我那时问过天,

“如果落雨我就留下来,可是,那一刻天际万里无云。”

于是他明白,答案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是有些故事只留白于记忆里,那苦苦的追寻,已经不及那些认真了。

朝阳跳动着跃出天际,有着不一样的风采,绚丽了清晨的露珠,那树叶的坠落,才明白秋已深深。

“很简单的事,总是不经意的被凌乱的记住了一个人在此地留存的映像。”

他说道,可是这一刻里,

“不清楚了?”不知道是威慑么?

可是对于丢失了的心,又该如何找寻呢?

“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我可以爱,却在不断的被那无边痛苦所包裹。”

“别爱我。”

不知道为什么隐姓埋名的人,被找出来的时候,是否有着最淡然的样子。

可是无关于别人的事,却不断地被记载。

“你能不能放过自己啊。”她心疼的道,

她不想他这样,可是看到他的时候,才发现有些不一样的痛苦,是恒久的。

“你可曾知道,我尾随你一路的时候,那些年,你一点点的吐露出来的话,让我沉沦。”

她默默的说道,

可是他不敢转身,因为每一份记忆都似乎在萦绕着他。

“你知道雨的样子吗?”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歇里地斯的问道,

“我不知道。”他硬起心肠,说道,

“可是我知道,那是你的样子。”

她凄苦的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打他一巴掌。

可是她舍不得,因为她明白他就是这样受到伤害的。

可正因为如此,她更心痛,如果早点的话,他定然不会如此这样子。

马车行走着,似乎只要白无垢在身边,觅囡囡就安心了。

可是她明白有时候彼此就是如此。

越来越狭窄的路,迫使白无垢和觅囡囡不得不下了马车,两个人慢慢的走着,似乎只要认真的走上一段路,那么定然是喜悦的。

马车被放在了白云寺。但是白无垢体贴的帮觅囡囡拿了食盒。

“我定然猜到你饿了。”

走了十来里路的白无垢拿手帕帮觅囡囡擦了擦汗,却不料被觅囡囡抓了过去,

认真的道,

“我晓得你的好的。”

觅囡囡的颊面红了红,随即递给白无垢手帕,这时白无垢低下身子看了看地面,随即道,“快下雨了,前面就是千佛洞了。”

“我们去避一避。”可是这一刻的觅囡囡突然愣住了,因为一路上她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可是这一刻她知道眼前的白无垢不是白无垢了。

“终究还是镜花水月吗?”

觅囡囡道,她很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执意要去五台山,可是后来走在天池庄的时候,离去的那一刻觅囡囡就有一丝的怀疑,但是现在觅囡囡却住口了。

因为有些事本身就是这样让人一点点的产生了疑点。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有些事不由分说的。”觅囡囡没有说话,因为一旦出口的话,这个惊鸿的相见之事就会突然碎裂。

“我宁愿沉睡在这个梦里,再也不愿意像上一次,那么残忍的被打破。”

觅囡囡清楚的知道,如果像上一次拼命的纠正和改变,就会出现不可测。

“我要这一次成为真的。”觅囡囡下定决心,因为上一次就差一步之遥,却在他堕入轮回的那一刻,盈满了无尽的忧伤。

山阴。

“你觉得他和她会有那么一天打破胎中之谜吗?”

只见王忐忑使用回溯流光之术,展示这一个时空的事。可是很不巧的被王红拂发现。

“隐藏起来的杀意是无可奈何的,没有人知道何时会动手。”

但是当真的发生时,一切的故事才开始。

谢府。

“阎兄,你知道的,你的机缘已经来了,只不过路很难走的。”

暗处的男子背过身,说了这么一句后那硕大的屏风缓缓地消散了只见昔日的谢府如沙漏一般消散了。

“断春秋,你告诉我,你上一次和他的胜负分明后,可曾见过他。”万字袍说道,

“自上次分别后,很少见了。”

断春秋冷哼道,很是不满,但是也知道他琐事缠身,那把澄澈清明之剑已经掉落九重楼的深处了。

“我很好奇当年的事,是如何走漏风声的?”

“还不是他当时剑法初悉,便急不可耐的挑战诸多之人。”

“也是,毕竟风于秀林,就要承担该承担的。”

这一刻的断春秋突然探出手,只见阴影里一个影子在旁边偷听,

“你们这些跳梁小丑,真是阴魂不散啊。”

随即断春秋狠狠地捏了一下,“嘭”的一下,影子化作一团黑烟消散了。

万字袍看了许久,叹道,

“魔剑律素履快要破碎了,留给曌的时间不多了。”

但是又道,

“魏王自立门户了,新的组织叫“行”。

“看来这次有得乱了。”断春秋看着手里的“临”,默默的想到,

万字袍又说了一句,

“榕树下,潭。”

这一句话,让断春秋明白万字袍不止一次见过他了。

可是他又是谁呢?

当年为了那本秘籍,究竟最后又如何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