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二章 兵不厌诈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27更新时间:2023-09-17 20:00:00

“当年的事,你说给我听的时候,是否早有预谋?”哥舒翰问着来人。

“没有。”来人没有被人看清楚,但是在阴影里的那一刻,却让一个女人知道了一切。

“他们若是知道其中的原由的话,是不是会因此而觉得被哄骗。”

湘水边上,梅溪,一个女子走的时候,一片柳叶落下,恍然若失。

“你来了,为什么不见我?”

“应该是害怕吧。”

随即又默默的想道,“那个薄情的人,没有动过心。”

“他怎么会动心。”是啊,他动心了,也定然不是我。

她一身青色的衣裙,在柳树下摇曳着,被风吹起,可是若是知道曾经有个人来过,并且看到了那个五溪的江水,在水光潋滟的那一刹那,看到了她翩翩起舞的话,那么认真也便有了记忆。

可是她明白这是结局。也只是她一个人的结局。

“颜如玉,你说为什么弄清影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回来呢?”

垂云叟说道,

“果子不一定是吉祥的,如意也并非是玉的啊?”

颜如玉不想说话,可是她知道弄清影已经不愿意回来了。

就像梅疏雪虽然回来了,可是她也不愿意再做一次那样的傻事了。

“这江湖可有风人第的存在?”找寻了好久的人,在这一刻有些颓然。

可是蝶采儿冷漠的眼神,望着昔日的送还东西的人,镜水月。

“你为何要我知道这个答案呢?”

“我妹妹镜花影答应了下来。”

“那当时的场景,可否告知于我。”蝶采儿这一刻,无限忧伤,因为揭开伤疤的时候,最痛苦,也最难受。

“如果你曾经知道其中的事,那么你就会明白那种被欺骗的感觉,还是一个以为可以很久很久在一起的人,可是却独自抛下了我,让我一个女人恨天,恨地,恨所有人。”

蝶采儿头发瞬间变了颜色,这一刻镜水月知道这分明是已经到了一种武学的极巅。

可是镜水月没有办法,只好递给蝶采儿一块留影石。

镜水月走了,但是更多后续麻烦也伴随着镜水月而来了。

“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气色不错,可是现在的你,怎么会变得脸色蜡黄。”

万字袍卐卍说道,

“任你藏了许久,却在被找出来的时候,一刹那看尽岁月枯荣流转的话,你也会的。”

镜水月没好气的说,

“也是,你们这一族,人数稀少,我很好奇,为什么还能够有这么的人杰。”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族族望是一种复杂而又错综的。”

镜水月叹道,

“其实天下事盈于心上的,不过巴掌之数。”

“正如天下人,有数者寥寥,出类拔萃者寡,而能掣剑于三山五岳者,不过十指之数。”

万字袍卐卍冷冽地道,

“别藏了,我是看到你了。”

这一刻镜水月怔住了,看着眼前的梅疏雪。

“恍如一梦。”

“你………”

梅疏雪俏生生的笑着,可是镜水月却缓缓地消散了。

“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万字袍不止一次阻止两个人的相见了。

梅疏雪探出手,接住了这面水月镜。

“好了,为了这面镜子,我们已经耗了太多的时间了。”

梅疏雪冷冷地道,

“去下一个地方。”随即万字袍苦笑道,转生回来的人,就是不一样了。

但随即想到这,又有些担忧,这些镜子收集起来的后果。

当年天机老人说的话,不可不谨慎啊。

会稽郡。

“你把秘籍给我的时候,又想过以后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笑,那是一种幸福。可是偶尔的咳嗽,却让她明白,相思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觉。

“他还是那么的冷。”

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也许他风华正茂的样子,是我这一生最好的惦记了。

可是只有她清楚,那是他,也只能是他。

“我………呕……”一块布上面血迹斑斑。

她明白这是她的归宿,可是她却知道,这是来自他的想念。

“也许,这便是那年最好的琴音了。”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更明白他的事了,可是后来不一样了。

“他走了,去的地方,我再也到不了了。”

她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东西,珠子。

“可恶……”

她突然扔了出去,摔的七零八落的碎了一地。

“你与我这些东西何用?”

“何用?”

随后低落的情绪缓缓地消解,又蹲下身去,一个又一个捡了起来,捧在手里,细细地看着,看到心儿一颤。

“你给我的东西,她碎了。她碎了。”

她这一刻心里突然慌乱不已,

“我弄丢他了。”

看着重新找出来的绳子,串了起来,可是那其中的一颗珠子,就剩一点了,似乎分明被看到了。

“我只要换了,就好了,换了,就好。”

她心里慌的要死,这是她好久都没有有过的情绪了。

“他应该不知道的,是的,他不知道。”

她强自镇定道,

不知道何时起,她竟然已经不愿意承认自己爱上了他。

“可是只要你回来看我,看我一眼就好。”

燕长裾自语道,可是记忆里的那个男子,一身病态孱弱,虽然面色苍白,但容颜俊逸,姿态雅致。

“他瞒我那么久,却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

“我一直觉得两位哥哥与他相识,定然是不会出错的,可是谁知道这其中的岔子,竟然在他离去之后,再也没有了音讯。”

“等待是我一个人的事,可是这也许就是让我放不下了。”

燕长裾可是清楚的明白,那个男子仅仅一面之缘而已,可是就这一面之缘,却让她已经再也分不清那些不曾有过的过往了。

江陵。

“你知道,现在这类情形下,你们若是知道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一人一剑只身入蜀,而不被有所偏见的话,那么将是何等的魄力。”

“是啊,很久的事了。”

“燕氏太惊艳了,算计他们的人,实在太多了。”

“可惜最后还是功败垂成了。”

“事未济,徒奈天命也。”

诡道衡知道当年其实,失败其实在于首尾不能相顾。

“若是信任有加的话,那么东海的扬州和徐州定然在出手的时候,不会自乱阵脚的。”

“是啊,猜疑心太重,内部倾轧,且非无圣主,只是时运不济也。”

诡道衡叹息道,国灭假死遁生多年,还是被人找了出来。

“也许,当年的事,正在陆续浮上水面。”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