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三章 祈福玉简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68更新时间:2023-09-18 21:00:00

“对于得不到的东西,我一般都会毁了他。”不知道何时,她特别那个给了他温情的男人。

“我不知道说你什么好。”弄清影道,

“你知道的,我爱他,我爱他到骨子里了。”她恨声道,

“可是他执迷不悟,对着那个已经去世的女人,放不下。”

这是梅疏影第一次说道,她从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可以痴到忘记了一切。

在他的世界,从来不给她的机会,她梅疏影自问无半点比不上她。

可是他只喜欢那个女子,似乎眼底再无她人。

“只要你认真的看看我,我一定比她好。”

可是梅疏影始终无法释怀,一个女人可以占据他的心那么久。

“试问湘水情切,可是你的执意,是否有着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呢?”

“可是我现在讨厌这样的你了。”

一个女人最妒忌的莫过于,爱上的男人,心里永远的藏了另一个女人。

“我好后悔,为什么没能早点遇见你。”

“迟了。”他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心上有人的时候,再看其他的女人和普通女人无二,哪怕她在好看,也只是欣赏而已。

“在一定的时间里,有人给予了他,别人给不了的东西。”

她在这一刻,才明白自古痴情空余恨的意思。

从来都是遇上心上人,从此误终身。

可是他误了她的终身。

“以前总觉得鸳鸯绣来,定是有趣,而且欢喜的。”

可是这一刻的梅疏影却觉得有种莫名的刺痛感。

“我不怕疼,可是他已经遍体鳞伤了。”

“是了,他也觉得我似寻常的女子一般。”

一个女人不知道为了他的心就那么的小,小到只能容下她,而容不下她梅疏影。

“你可不可以和我说说,关于她的故事?”

梅疏影近乎乞求道,

可是他坐在湘水河畔,不吃不喝,似乎让梅疏影心里莫名的发慌。

“她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为她如此这样。”

“你还小。”云东陟一身绿袍,这是他第一次穿上那次初见她的衣服。

有种莫名的人,可是只有他明白他记忆里的她,那一抹惊艳。

同裳。

“你可还好?”

云东陟喃喃自语道,

可是梅疏影实在忍不住了,跳进了湘水。

看着缓缓沉落的梅疏影,第一次感受到了心痛的云东陟只好也跳下水,抓住梅疏影向着岸边游去。

“你让我去死,死了一了百了。”

梅疏影难受的道,因为他的冷漠已经让她知道这一生再也没有办法消解原来的那个她了。

“给我点时间。”

因为梅疏影不知道其中的曲折,如果她知道如我常因无语,怀来思念杯浓。

定然明白其中流转而来的深情。

“好。”梅疏影喜极而泣,也不顾衣衫湿透,紧紧的抱着云东陟。

“我想这样抱着你,一辈子。”

不知道为什么梅疏影心里再也不要想那个女人的存在了。

只知道现在拥有云东陟的人是她梅疏影。

云东陟知道一个女人拼了命的挤进来一个人的心中,费了多少时间。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梅疏影心里莫名的欢快了起来。

“我应该是第一个不怕死的。”

可是她随即又想到,这个男人的招惹能力属于无意间的。

“反正我不管,现在属于我。”

梅疏影知道由恨生爱只有一次。

但是梅疏影知道这一生只为他,终究还是赢了。

是啊,我现在属于他,他人现在属于我。

梅疏影相信以她的人,日日夜夜相对,定然能够让他真正的爱上她。

行走在山路上的白无垢和觅囡囡没有说话,气氛有些沉闷。

但是觅囡囡知道这种感觉偶尔悠悠的升起还可以。

时间一长就不好了。

可是在觅囡囡走在前面平坦处,看不到的地方,白无垢突然“呕”的一片血吐在了手心,迅速的用手帕搽了一下。

“终究还是瞒不住了吗?”白无垢心里一惊。

觅囡囡看到白无垢站在离平坦处只差一步的山路陡峭处,看着远方,身形不动。

“夫君,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看风景这边独好。”只有斜斜地遮掩着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那我们快去五台山吧,不远了。”

“好。”随即两个人一起走了上去,而只有风中缓缓吹落向山崖下的手帕上那抹血迹,说明着刚才的情形。

“夫君,等下你会还完愿,准备写祈福牌吗?”

觅囡囡转过头,歪着抬了一下脸颊看向白无垢,脸颊羞涩的道,

不知道为什么越到佛寺越羞涩。

“嗯,会写的。”

白无垢微笑着道,心里知道这是属于两个人记忆。

“唔,我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山门处,翠竹一般的山林抱迎而出,有南台,灯寺,舍利塔。北面台面如群耸,转眼过去,金阁岭转走清凉石。

白无垢和觅囡囡并身走进清凉寺。

一派幽静秀丽,错落如画卷,灵石如芝盖,长宽九步,上平下尖,有栈道铁索相连,远远看去有泉马跑,如山窝状。

入寺。

看到诸般佛陀,白无垢对着觅囡囡说道,

“你准备拜那个还愿。”

“观音吧。”觅囡囡一阵虔诚,似有佛性升起。

白无垢怔了一下,随即也开始在观音像前蒲团坐了下去。

两个头脑一阵清明,纷纷扰扰的想法渐渐散去,只留下香火的气息在缠绕。

过得一刻时间,两个人同时起身。

相视片刻。

走出寺外,看着一株古松,树干高耸,枝叶茂盛,直入云天,俊美出众。

树身的叶子遮蔽深处上挂着许许多多的许愿牌或者许愿瓶子,还有锦囊。

“夫君,我们各自写,不许偷看哦。”

觅囡囡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两个许愿玉简。

“呐,给你。”随后递过来刻刀和玉简。

白无垢简单的刻了几个字,随后住手了。而这时觅囡囡微微一笑,认真的模样让白无垢看到有些眷恋,似乎好久没有让他这么不舍了。

“滴血。”觅囡囡笑嘻嘻的道,随即划开了手指滴了一滴血融入了玉简。

而白无垢眉头一皱,知道有些不妙。

随即给觅囡囡说,

“帮我割一下滴上去。”

“你呀,好,我的夫君大人。”觅囡囡不知道何意。

随即滴了上去,只见两块玉简合在了一起,逐渐缩小,被觅囡囡打入了树心里。

“为什么不挂起来呢?”白无垢脸色苍白,身子有些晃动。

“夫君,这样谁也分不开我们了。”觅囡囡抱着白无垢道,

白无垢眷恋的看了眼天际,没有说话。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