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一章 秋逢北去南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43更新时间:2023-09-23 20:00:00

金陵。

秦淮河畔。

一艘画舫上,那如泣如诉的丝竹管弦,幽幽的传来。

“此去山高水阔,君当但行好事,莫要沉溺于儿女私情。”

她递上包裹,默默的叮嘱了一句。

他不敢回答,他怕多说两句,泪洒轻漾。

不记行志,但求来路萧索时,有知音惜行。

“忆往昔,心字两叠衣。”

他凝眉,一直走入那朦胧处,

“你都不敢回头看我一眼的吗?”

“你还是那么的倔强。”

“谁不是呢。”

她笑了,这才是她心目中的男子,纵使才情横溢,也不曾有一丝不耻行径。

“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你还能笑从容。”

她默默的想到,

“有些事,穷尽一生,也探手看的分明,也知道的清凉。”

山如水墨,丹青妙笔如涂抹,挥袖间,云生龙像,能隐能现,麟角分明。

“钟山在望,提笔扬鞭,催马。”

“你会去吗?”

他暗道,

“谁也不知道食言三千里,你我相逢何处才可对眼说千年。”

“我做好准备了。”

“是吗?”

他知道此去行踪,为人知。

“你会来吗?”

他想道,

“也许,命中的相逢,似乎有些不一样。”

“停留,是为谁的景。”

“你可知道那梦中山,水中湖。”

她含笑不语。

谁能明白,那相逢的事,是一种微妙的朦胧。

“错综乱影,谁能明白,这水晶帘里梦龙王?”

“你已经历经千世情劫,这一世如不能得偿所愿,那么将会万劫不复。”

悠悠秣陵行,捎来颤雨丝绦。

“拟人心,你可知道我已经许久没有胆量了。”

“三十三重楼子,只为那一人。”

“今生。”

“倾城绝恋。”

半两月光,一缕青烟,冉冉升起。

朦胧里的悠悠,是谁也不曾料到的风吹雨打。

淡痕迹蝇头小字。

“绊人心,你可知?”

“画堂春,已经自春天等了你,等到了秋天。”

“不,你错了,十年了。”

一个人有多少个十年,芳华绝代,不只是说说而已。

“斜来细雨做伴,路上幽怨同孱。”

“你的处处小心,今天怎么了?”

“你心中的人,脸上的情,是否有着相思的感觉。”

“连袖,对问心。”

“对吟,中秋月。”

怜风一畦,教幽怨同诉深情,

五年,正式恢复了状态的秦风,在隐居之地铸了一颗字印赠给他。

去往马市这一天,

大同府。

胜马市。

内外一片欢腾,各部牧民扶老携幼,赶着马和羊,络绎不绝地前来贸易。

一位窈窕的娘子穿着漂亮的民族服装,带领各部酋长,赶着精心挑选的体壮膘肥的五百匹马来到大同洛阳而来。

曌赏赐她大量的金银、绸缎和生活用品。赏赐完毕,这位窈窕的娘子来到贸易市场,只见市场上各族人民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两旁地摊和货架上,江南丝绸,合族皮张,山西粮食,口外土产,琳琅满目。人们的嬉笑声,叫卖声,彼伏此起,市场上呈现出一派友好而热烈的气氛。

打这以后,窈窕的娘子经常来马市贸易。有一次,她到宣府马市来贸易,宣府吕曲终像对自己女儿一样对待这窈窕的娘子,赠给她镶有八种宝石的八宝耳坠,绣有很多凤凰的白凤云衣和绣有红色花骨朵的红骨朵连云裙。

有时候窈窕的娘子自己不来,写信给吕曲终要金珠翠钿,吕曲终总是买了送去。

窈窕的娘子积极维护马市贸易,一听说哪个部落想进关掳掠,就事先告诉吕曲终,让他防备。洪田寿这人性情暴烈,不服管教,总想带兵抢劫口内。吕曲终不敌,战死沙场。临死的时候在地上写了一个字,忸怩的让人看不清楚。而这时候窈窕的娘子,看懂了。

“你怎么早不说啊。”泪珠子拦住了衣服,窈窕的娘子这才喃喃的说出来了自己的名字。

“吕曲终,记好我叫雅屠苏。下个轮回你回来,我等你。”这一刻的雅屠苏,在漫天飞雪中,牵着缰绳,皮靴上部露出绣花的袜子,靠在装饰精美的马鞍上,白净的脸庞像喝过酒般似的匀现出来绯红,犹如春天的两朵桃花,可是这在秋天里盛开的那一刹那,让玉貌绛唇有了余地,让驰骋于北国的娘子有了无尽的豪气。直率而又胆大。

随即翻身上马,一气呵成,驰骋于辽阔的北国原野上,一起绝尘而去,让内心无尽的爱意,发散于奔跑之中。

莫愁湖畔。

“不无危苦之辞,唯以悲哀为主。”

别离城墙,走下步子的他情绪回落,

“不要难受。”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

眼眸探出,过不许久,这里将会来临的那场浩劫。

“阎西风,你给我站住。”一位女子喊道,

“姑娘,你是否认错人了。”

阎西风茫然的道,

“我……”赵明月有些难受,相逢是一件多么痴情的事。

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知君宏图志,怎感再入心,一旁的拟人心有些焦急。

“这两个人。”

绊人心却不这么想,总有些不一样的时刻里,才有趣。

“我以为白雁抱书,乌江绝途。是最悲伤的故事。”

“没想到,这才是。”

赵明月伸入怀中,拿出来情网。

滴了一滴心头血。

“哗!!!”

这一刻天穹风云变色,那天际出现一个猩红的天道之眼。

“汝,敢逆天?”

一时间天降血雨,雪下三尺。

“以明月血,逆转时光,换天地倒转,以我身现他之时空。契,此生同命。”

只见天道之眼突然飞出来一道人形闪电,赫然是赵明月的模样。

“咄。”

赵明月只好扔出了半残的昆仑镜。“嘭……”

趁着时光缝隙刚生出来,赵明月进入了其中。

而这时半残的昆仑镜被击落在了镜湖湖底。

水光潋滟,远山眉黛,山色遥连秦树晚,砧声近报汉宫秋,疏松影落空坛静,细草香闲小洞幽,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生。

似有若无的声音穿出来,

“希望你能如愿。”

而这时的韦拟画突然抱着头,疼痛难忍。

“姐姐,你教我剑法可好?”

强忍着泪水,没有说话,但是这一刻的朝花昔望了望天穹,说道,

“这一次,让他来教你吧。”

探出手来,赫然是荀幽冥。

只见一个介乎虚实之中的人,正看如仙,反看如魂魄。

朝花昔知道上一次三魂六魄的散落,是因为后手不足,这一次提前散去再聚,应当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自今日起,你要明白,有些事,分散了注意力,是应该经历的。”

“学什么都有用处的。”朝花昔一挥袖,只见韦拟画缓缓地坠入进了那个学剑之地须弥无间。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