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章 黄姓女子是谁?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42更新时间:2023-12-28 13:44:27

西风烈是酒,酒入愁肠愁更长。

可西风烈也是人。

一个醉生梦死的人。

“你知道的,我去杀人的时候,必须得喝酒。”

“是吗?”

“那你可曾杀死过一个人。”

“我杀死了好多似我这样的人,都感谢我。”

“哦,那挺好。”

“可是你不累吗?”

“我怕我停下来了,我就爱不上人了。”

这句话一出,她顿时有些难受。

“你何时给过自己机会吗?”

“你只要给自己一点机会,我就早已经是你的人了。”

她喃喃自语道,

“可是你这个笨蛋。不开窍。”

“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傻的人。”

“他不明白我的心吗?”

“不,他明白,可是他不给自己机会。”

她有些难受,有些无助。

“只要你向我走一步也好啊,也好啊。”

可是他没有,他执着的望着那有些囚笼,那里有着美好的回忆。

“你只要知道,你见过我,就知道我的好了。”

她可是期盼着,期待着,可是你宁可见男人都不愿意见我。

她实在不明白,那银霜落满地的时候,她什么时候才可以见到那个君未来我已相思老,卿未念我已经年如旧,不知归途何处了。

“都说了,不要跟着我了。”秦风很无奈,可是她新得一副药,想着这极好的药,定然能够治好他的病。

“我知道你有我的病,可是你知道,对症下药的时候,你要明白,一个人要是厌恶一件事的时候,那么彻骨的恐惧。”

“你还是放不下她吗?”

“没有。”

秦风被她问的有些头皮发麻。

“你别回头,一路伴随你的都是良辰美景啊。”

她有些难受,可是他知道其实这是一个怪圈了。

“如果我不知道,那么多的情形多好啊。”

“可是偏偏知道。”

风如流水,一阵波纹起,尽道惆风无痕。

“顾惜朝,你还是那么的淡然。”

这时候半扉页突然走进了这个多年不曾来人的琴筑幽居。

“当你浮云看遍,要么流浪江湖,要么渐近于无的平湖吹彻空谷。”

“做不来,这一次来此,专程问计与你,那个半遮面你见过没有。”

“以前他叫半咫尺。意为离你咫尺,未见半步,却有那相望不相知。”

这一刻半扉页才明白为什么,浮现在眼前的都是那些巧合之后的疏远。

原来之前他们叫见闻录。

“是啊,你我的劫数就是那熟悉的交织,在有些不一样的收获里满载着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的感觉。”

“我不要泾渭分明,我要的是绕指柔。”

这一个念头一起,他看向她,默默然的一笑。

“你的惊鸿一笑,可真稀有啊。”

她喃喃自语道,

强颜欢笑的感觉分外的让人红了眼眶。

强打着精神笑地开心点,看能感染他吗?

她对镜贴花,梳妆后,

笑来,如坠神魂。

“我定是见过秋水为神玉为骨的感觉了。”

“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的笑好假,那种笑不自然。

逐渐的变化是必不可少的清凉。

“满满的走,总比那些惊心动魄好些。”

行走巷陌里的人,总是那么的精神,似乎涌现了无尽的气力。

可是他于繁华处的手足无措,让他有些不一样。

“其实,这也算一种精神。”

“他会来吗?”他想道,

“对于期待是不同的,因为有些事需要好好详谈的。”

“人的故事,是蜿蜒曲折的。”

“想来你也是不一样的。”

夜色。是一种寂静,但更多的是干扰。

无法想象的事,总有些不一样。

但是已经成为日常。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事。”

“你知道的。”

“我宁愿不知道。”

没有人见过,那一幕。

“不,我见过。”

她嘶吼着,因为她见过,所以她更难以接受他说,没有人见过。

“你让我的情绪总是不那么容易平静。”

“一个男人做的事,永远是谜,那么比罂粟花还要吸引人。”

她总是以为看透这个男人了。

可是现在才发现,“迷雾里总是有着无穷无尽的故事在开启。”

“你以为的你以为,就是答案,可惜不是。”

“明修暗道。”

她有些无奈,总以为猜透,可是后来才发现还是差那么多。

“他缺少的,我竟然后知后觉。”

夜幕挂上帘子的,那一刻,她应该想到的。

“有时候觉得你很近,近到我总以为你是我的。”

“但是现在我觉得你离我好远,远到你根本让我没办法猜透。”

她着迷了,她承认。

“她总以为可以一路不减速度的跟随。”

可是,现在她蓦然发现,原来他于无声处渐惊喜,于有声处修栈道。

“果然兵法修列,非左丘不可。”

看着他一袭黑衣,锐利的眼神。

他不紧不慢,可是她却紧张了起来。

“前面的事?”

“你……”

“你又没问?”

她慌乱。

可是他哂笑道,

“我没问,我也没要你解释啊。”

她惊慌失措的表情,在脸上有了痕迹,可是在心上却充满了心动。

恰好,就是揭开,面对才是王道。

没有人能够承受那种锐利的刺剑。

她也不敢。

可是他的眼神里没有那种贬低。

只有直视,人之所以能够接受别人的不完美,而接受不了自己的缺陷,是一种浪费。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她清晰的知道,其中的感觉,可是他却一次次的要她酿满情绪后,

他才正视自己的情。

“彼此太过于真实,于是乎反而很虚幻。”

她惊讶的发现,原来一个的灵魂可以于污泥中蜕出,那么他得经历过什么才可以见过那么多的物物色色。

“我想他定然是见过风景后,依然爱风景。”

“她有些想要答案了。”

她猜不出来了。

“一个女人最怕的是猜不透男人的心思,而这个男人还在提示她。”

这对于她来说,是不可以接受的。

江湖,从来都是高手的世界,筛选也是需要价值的。

没有价值的高手,再多也是一招。

黄姓女子看着那座阁楼,又看了看日期,蓦得心中想到,

“这……”

可是她幽怨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果然………”

“我………”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