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八章 半封信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06更新时间:2023-09-28 08:42:32

“寄哪里?”

“天涯海阁。”

记得清楚,七夕人望之时,月色朦胧。

“寄出去的信,是谁收到的。”

扉页上写着半扉页的话,只有那个知道的人,才知道。可是不可避免的是,那封信竟然再也没有了音讯。

“痴痴的眼眸里,谁知道。”

“谁又能够明白,爱上多少个人才罢休。”

“可是他很清楚,爱一个人,很喜悦的。”

“可是爱好多人的时候,就一点儿不喜悦了。”

“有些人很奇怪的,问清楚,才回话。”

“有些人问糊涂,才说清。”

静静的等了一句,

“你认识我?”

“我们记忆里见过。”

他认真的看着天际,随后眸子回转,

“我想,有些事很神秘,但是定然也值得珍藏的。”

“是谁?”

“有一种沙滩叫金碧辉煌。”

“那是充满希冀之光的沙滩。”

“可惜我没有到过。”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真好,她羞红了颊面。

“少女害羞总羞红。”

他看得分明,但是他又如何会轻易留在那个驻足之处。

沙坪。

“我很早就知道,我这一生最难受的就是你太过于惊艳。”

如熙说道,如熙如昔,娇面女子,黯然神伤。

“我不会妒忌,我只是知道。”

如熙说道,“我未长成君已老,韶华舞流年,一片冰凉天月色。”

“他总是停留一阵子,然后就匆匆而去了。”

她待在原地,却无论如何也触摸不到他了。

“你和她?”如熙问道,声音颤抖不已。

“我没有和她说过话。”他冷冷地道,

“那是谁?”

“是一个偶然捡到我手机的人。”

他明白那个时间段,他确实不是他。

那是后来找回来才知道原来不定地点的无奈。

“那你现在?”

“我已心身疲惫。”他说道,

“只要你好起来,我好好努力好不好。”

如熙说道,可是他又如何会好。

“空影醉谷柳疯传,旗袍诗总有些不一样的。”

“能具有一些不一样的事,都是不可得的。”

“没有羡慕,可是真的让人稀奇。”

他摆了摆手,

“人闲桂花落。”

那是一个沈约回头看去心,那个人却消失在了人的无助处。

“什么原因?”

绑竹于影,那么桂花也应该有绽放而迷人。

“依稀里,那个人回眸看了一眼。”

有人会幽怨,但是更多的是,胜白衣这时候看着沈约。

“文辞之真,定于婉约。”

胜白衣这时候却说道,

“天下之毫毛,是有和无。”

记忆里的遵循,是过往与现在的遥踪。

“每一个人的事,都有着清凉。”

“你很明白,一些事,但是也会忘记一些事。”

“记忆的清晰和现在的对比,似乎轻松了。”

“但是更多的是,一幕幕的真和切,都是经历。”

“渡劫的时候,是谁的感觉。”

“我们认识和凑巧都是在波折。”

很奇怪的念头产生时,就知道有些事和有些人,是不得已的。

每一次认识一些人,就很疑惑,

“人之初心,是对也是劫。”

“测字的信心是曾经那个人的活法。”

有时候迎合一个世界的时候是卑微的,但是这也许本身就是一种对岁月的妥协。

“修行的路,很短,短到刚起念就结束了。”

“我很好奇,你为何让人看懂了,却似乎没有被看懂。”

她的剑捏在手里,不言不语。

“简略的简陋的剑法也是一把杀人诛心的利器。”

“哦,为何如此说?”

“因为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是一个很强的人,在下一盘以天地为棋盘,以世间万物为棋子的大棋。”

天地间,突然吐出这么一声,振耳欲聋。

可是觉悟的人很多,已经自成天地了。

“一剑开,亦一剑合。”

只见万千剑气犹如思绪一般分散于江湖,从此念起则倾江如海,变起则风起云涌。

扬州。

是剑客云集之地,好武之风不减。为了变强是不留余地的。大街小巷都是参悟剑光的人。一时间街上,十里五里,每个人都是指间挥舞着剑招,似有若无的剑意在蓄势待发,这时候一个画出来了天地府邸的男子,在这一刻探手捏住芦苇一转,只见当街巧妙的洒落一些剑意,一时间刚才的行人参悟剑光,以及芦苇叶子一转,秀劲绝伦,却在转动间,苍劲潇洒,疏落有致。

顺势勾勒一番,只见水如东海,静观沧海,虽波涛汹涌,但是层层叠叠涌来的连绵不绝,让剑意在这一刻由虚化实的渐进感,一时间惊的众人回眸同看这惊人的剑意。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可以自剑光里悟出来由画化入真的剑意。”

“不是,太容易也不是太难,而是需要契机。”

“剑光是每个人都看的到的,可是正因为如此才更稀奇。”

“可是江湖本身就是如此,每个人的出身,经历是未知的。只有经历了之后,其中的感觉和滋味,最后磨砺出来的那一刻,叫剑光,可是若要悟透又得再走一段,才可以明心见性。”

“得成大忌,亦是小我。”

破除一些的时间里,不在拘泥于任何时空,定然是融会贯通。

“他看透了,可是太迟了。”

颜如玉说道,

如果当年颜如玉没有离去,定然不会有着千般折磨,万般痛苦了。

“可是,有些人就是来如一缕清风,去似如汉水难诉。”

“江湖让人难以承受,但更多的是,出剑之时,谁也不知道,此剑杀人于无形。”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梅疏雪冷冷的道,

“可是他拿我当挡箭牌已经挡了好多人的爱慕了。”

“是啊,你陆传情,最令人羡慕了,可是你知不知道,有时候的无意,总是那么巧合。”

“那我算什么?”舒笑语道,可是她眸子里的潸然,是谁也看不懂的深情。

“可惜,一切如梦似幻,他终究还是去世了。”

这时候梅疏影在阴影里,望着眼前的八极神骰。

“汪,黄,金,高,李,罗,郑,还有一个黯淡到再也看不清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