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章 正问情,却零落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54更新时间:2023-10-01 16:22:00

“你知道吗?”

这是什么原因?是啊,每一件事的发生是否有着不一样。

“是啊,这又是什么原因?”

“不知道,也便不明白,可是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难道,这就是路吗?”

他惊讶极了。

可这不是已经断断续续的破碎了吗?

“死都不惧,又有什么可惧的。”

“体验似乎更令人愉悦。”

“可是这一件件的事,是否让人有些难受的时候。”

“我不信……”

他徒然的心思总是一点点涌满。

清楚是什么?

清楚就是无法脱开那纠缠的事,人总是这样。

的的确确是这样。一旦有了痕迹那么就会被寻根究底。

汉水。

“我还是低估了有些事。”

“是吗?”

一个人的故事,是什么?是有些奇怪的东西里,蕴藏的不一样。

“人总归是要见过一些,然后又要经历一些的。”

“没有事,但一定有过程。”

辗转的样子里,又怕什么?

“是啊。”

“你在害怕。”

“可是害怕又是谁的?”

“可谁又不是这样路过的。”

洛阳。

“有些事,总是有着理由的?”他冷冷地看着她,恨声道,

“我宁愿不要你的理由。”她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一旦有些事注定了,那么就会让人难以接受。

“你我其实早就知道了答案,只不过你我直接不肯死心而已。”

他眼里这时候连一丝的恨意都没有了,似乎平静的如一潭清水一般。

“我不信,我不信你能放下我。”她理所应当的说道,

“每一个女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历劫的女人总觉得自己是唯一。”

“是啊,我对每一个女人都是唯一的。”

人的坏是刻在骨子里的,他也不例外。

一个人那有什么专一。他自从第一次遇见舒笑语的时候,就知道他所谓的专一都是表演了。

一个人最善于的就是欺骗自己,骗到所有人都相信自己的那一刻,然后无情的揭开谜题。

“事情总是有着不一样的结局和开始。”

“一个人过于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那种贪婪会让一个人变得自私,甚至谎言弥漫了天际。”

“对待不一样的人,试用的手段都是简略的,也是冥冥中的一种暗示。”

“喜欢什么样的结局,定然有着什么样的开始等着他在促成。”

江州。

“梅疏雪,你输了啊。”只见这一刻的苏枕月笑道,很开心。

因为他回过头来看她了。

“枕月,我们和好吧。”

苏枕月羞涩的一笑,“好。”没有人会拒绝一个曾经来过她面前的人。

“我还是喜欢你,一直爱着我的感觉。”他说的认真。

可是只有他明白,价值只有最廉价的时候,才有意思。

苏枕月愿意这样的男人来冷淡她。也不愿意那个弄清影再来惊扰她。

“世上的遗憾本身就是这样,我可以回头,但是我不可以这样回头。”

苏枕月喜欢过好多人,因为她很明白,她想要的更多。

一个女人要的多了,是好事。这样子下来谁睡了她,其实无所谓。

“只要她有,她可以倾尽所有。”

有些爱本身就是忘了自己,然后装不下自己的时候,才感受到其中的恐惧。

那是夜色里最可怕的恐惧。

“我正因为有些情况,所以才会找你转移一下我的痛苦。”苏枕月说道,

“可是你实在太弱了,根本不值得我投资感情,只适合我迎合你。”

他被苏枕月的话,惊呆了。

“原来一个男人连影子都算不上的时候,那得多悲哀啊。”

“劫过万重,那么恨极不过死。”

汉水。

“周流不虚。”

“水问轻设?”

总有事在不断地萦绕,你忘记的和记忆里的变化,在不断地加深。

“轻易能够卸下的防备,是谁的感觉。”

“可是这一刻的事,是否过于执着?”

“你得到,和失去是否有着不一样。”

“思维的感觉里,你会明白有些事,让人明白水柔的至理。”

峨眉山。

“半轮秋,你可知道,陪你的人已经死亡。”

“我知道。”

“是啊,生死有命。”

看淡的那一刻,无惧天下事。

世上人与他何干?

“半轮秋,你心真冰寒。”

“我以恨意攒满的情绪,被浇灭的那一刻,欲要走无情道的。”

“不要。”她突然心痛不已。

是什么时候一个男人已经忘记了所有的可以牵制自己的事了。

“你要知道,有时候,征蓬……”

不知道何时起,半轮秋已经对好多事已经不在意了。

“自称一家的时候,那是大逍遥。”

“久在疏月,残虹中。”

“过尽千帆,浑不染。”

遗憾是一种美丽,那是很久的残缺之美。

“人不寐,自有天意难违时。”

古仁人之路,今仁人之路,高下难分。

“每至一地,当闻听其巷道之景,慰波澜之心,满贯。”

羡古而崇古,访古而不信古,赖造假仿真者难明。

“君应语,天应泪珠而颤,惶恐之。”

哀生于天地,衰阴途而终日梦缠身。

是为心念不畅,郁积久也。

成都。

“什么时候你给我的青丝?”成不易惊讶的发现,有些事,很奇怪的。

“我…想…打人。”

她突然想哭泣,却又觉得不值得。

“其实,自从不是我之后,我就知道有些事,其实早就没有了结果。”

他竟然摊牌了。

她在这一刻里,有些松了一口气。

龙城。

“苏真月、谭月姬。”

“在。”

“速去抓弄清影回来。”

阴影里的人道,可是这一刻的苏枕月却笑了,“苏谭二人此去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里,苏枕月笑了,可是妒忌有时候是不分敌我的。

“他在意我了。”

可是她苦笑不得的是,都怪她没解释,也怪他没有问?

“有些人吃醋是不分敌我的。”

恍然若失的隔阂,在这一刻里,他的记忆,让人难以料到。

“下一次相见,又不知道是何时了。”

“他的心和脑袋到底装的什么啊。”

不由自主地吃吃笑了一下,抱着螃蟹转了一圈,随即放下。

“他不喜欢伤害生命的。”随即也没有察觉到他也不食肉的,可是她惊讶的发现她已经不知不觉又记住和学会了。

“真是个狠心的人儿,说走就走。”

随即又不由失笑的道,

“这样子的他应该快乐些吧。”

可是她转念一想,“他熟的太慢了,真的令人心焦啊。”

可是她却笑了,也许这是第一次期待熟了的果实,是什么味的。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