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六章 世事难料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61更新时间:2023-10-07 18:00:19

“你必须得对我有用处,才能不被抛弃。”

可是这一刻的她惊讶的发现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冷酷和无情。

“没有价值,竟然被轻易杀死了。”

这一刻的顾惜朝看着远方两个人的相会,没有表情。

因为他很清楚,有些事经不起推敲的。

“破绽里埋藏许多的疑惑,但是澹台月死去那一年,是否有些巧合呢。”

这时候的凌氏一族商量着找寻凌云和凌落的行踪。

但是一切都是枉然。

因为以宁为都的柳朝,以楼阁亭台为殿,起名金陵宫。

但是一向以潇潇暮雨,偏安一隅为他人难以侵袭的疆域。

而在琅琊阁上指点江山的夜家终于在夜小弟的成长下,族老逐渐开始扶持夜小弟的未来大局。

于南国废墟之日,自琅琊郡悬旗为“天”。

是为琅琊国祚。

由于夜小弟年级尚幼,便开启了传统的六族老内阁制。

由于当年望氏惊才绝艳,但是出走半生的哥舒翰在驻守陇地的时候。

闻听颖川内乱不止,陈氏和荀氏八龙,以及庶族寒门的矛盾过于揉杂。

嬴氏一族的副族蒙氏看不过眼了,便设立了颖川书院,而蒙氏为了以防暴露,退居幕后,以荀氏为主,其余世家为辅的管理方式,嬴得庶族寒门弟子的崛起。

久居海外方丈仙山,有了消息之后,时任荆州长沙郡郡守的彭还真,被魏王收买,赶赴海外寻那夺天地造化的长生之术。

因为魏王修炼变假诀少了还真诀。而经过手下的搜寻,江湖十三州内,只有三个人名字里有还真之称。

这一时期内,红黑楼久居圣名,逐渐在曌闭关不出的时候,逐渐开始蚕食雍凉并三州,而久处巴蜀的诡道衡对于这一幕内心是无奈的。

因为有些事,逐渐超出了以往的情形,首先邻州荆州,以柳州郡开始打开局面,让一切平静无波的江湖,开始了新一轮的洗牌。

可是这中途蔡地的蔡扉跑出避世之地,已是上上签的命格跌落在地,为求一有情人而不得。

但是随后再一次回到蔡地的时候,看着断壁残垣的景象,禁不住泪流满面。

“东海终究还是那么强大。”

鱼盐之利,贩卖仆从,刀枪剑戟涵盖包罗,几乎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最可怕之处。

每一个人出去,不到一定时间内,每一个人都不知道其中的隐秘。

天翻地覆之时,可以瞬息之间,拥有左右整个江湖的恐怖伟力。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去。”

不知道何时起,这句话刺痛了每一个人。

时至今日,江湖之中,精致利己的博弈之计,让人很无奈。

可江湖是现实的,你出剑的那一刻,就必须得有人死亡。

幼稚的人是注定活在世上不长久的。

当一个剑客从死亡边缘存活过来之后,那种绝望是什么样的。

没有人知道。

但是丧心病狂的事,一旦发生,那么人吃人也不觉得可怕。

只不过另一种血腥的淘汰方式而已。

这个江湖没有数以百计的白骨,是谁也无法留住那些惨痛的教训的。

“虽千万人阻挡,我于千军万马中,以血其耻。”

可是这一刻的梅疏雪明白这个江湖已经失去了控制,走向了未知。

可舒笑语还是觉得,其实有些事既然是既定的。

那么杀戮是在所难免的。

那许许多多的冤魂不得安宁,是否有着许许多多的故事。

在每一个午夜轮回时,还有多少麻木的人能够记起。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这短短的千载,多少人埋骨,多少人无人辨认。不是每一个人都资格留名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没有功绩的。

“生命比史书沉重,可寥寥几句,糊弄多少人的感觉。”

“弑杀成性的人,才叫一将功成万骨枯。”

可是谁又能够心软,厚重无意自世间来,可薄薄几张纸,又如何堪堪说得清楚明了其中过往,筚路蓝缕,刀耕火种的行踪。

“轰隆隆……”有道是,天地之力裁出来的景象,是一种惊魂甫定的摇影,那晃动战鼓一样震撼人心。

“这鬼天气,定然要死人的。”可谁也没有想到,河水决堤,江水泛滥,一时间,波澜壮阔的场面,让行走江湖的人,人人自危。

一时间,存活都是艰难。可是总有些执着的江湖门派,维持一下所谓的颜面。可是无力的事,是人力不可及。

能悲天悯人的仁人志士,从来不少。

但是天灾人祸岂可以时空的斗转而丧失人心。

纰漏的事,是在另一个宽宏大量的角度忖度。

“自私者,无私者,无错。”

是农家和商家的博弈。九流十家是维持自古以来秩序的铁律。

千古无人可逃脱牢笼。

趋吉避害是人之常情。

当云中谈及那一年的事,罪遗山咧嘴一笑,

“功过谁是非?千百年无由,引以为为咎也。”

高屋建瓴之下,未尝不是孤陋寡闻。

可是千百年的习性是源远流长的,人的劣根性注定了其利,其用,其活,无所不用其极。

满足之后的剑客,十步一杀。

百步开外,凶险又岂是偏见,以固有之炳书玉帛,一覆其真假。

江湖本身就是嬴者拥有话语权,败者埋没于荒草。

胜负是需要分清的,

但是更令人震惊的是: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忘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但是江湖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天赋,才情的。

但是能行其志,虽九死其犹未悔,是善之善也。

《兵法》、《国语》历代秘籍全记其中,未必是真,但是人撰写,定然主观加于简,才能祛除其中主观。

剑法修习,初学者,蹒跚之。

再复之,略熟。

又复,娴。

数年后,剑闻于世。

寥寥数字,刻于竹简上,刻刀之时,与今日之笔墨非懒也,实不能也。

日日伐竹,南山竹不足也。

闻道先后,不语者,拥有,是学剑出腐朽于神奇之剑。

光寒户内,则青宵铮鸣。

而荡剑千里,九州十地当眼望七曜于穹,一剑出,星转斗移非虚言。

曌遍览前人之秘籍,气运渐生,天际日月如纳掌中,运乎一心,存乎运用。

可是这时候魏王叹息了一句,

“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如今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今日我才知道主上为何甘心赴死?”

每一个达到巅峰的人,是寂寞的,但是也是无奈的。

“时间的残酷,就是,有些剑客成长的速度真的有些慢了。”

“可是剑道,宁折不弯。”

羡慕是一个人的寂寞,可谁又惧怕过。

江湖,路上风霜雨雪,掩去的何止是剑客的脚步,还有那许许多多的无名之人。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