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七章 青莲未出黑莲现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20更新时间:2023-10-08 23:55:00

“你知道的,我很少出剑的。”

“拒绝的剑法,是谁的感觉。”

他递出来一把镜子,只见那把剑已经化形。

“没想到,是她。”

遗憾的是,他没有预料到,一个人过于真实,那么就是虚幻。

“损耗的剑法,是谁的豪情。”

执剑的那一刻,他把笑意露出,

可是那面镜子消失了。

“我早该知道的。”他默默的不知道何时起,有些背锅锅。

有些人的苍老,是谁的瞎说,那相传能在黑暗里有着白天一样的视力的宝贝。

火珍睛:可以在黑夜里如同白昼一样,清晰可辨分毫。

九江郡。

“何兄,我没想到你竟然认识定兄。”

阴兄说道,

“在下缠身孱弱,不堪造就,才能微薄,无一技之长,智虑短浅。”

何兄说道,

“当年我与你何其相似。”

“人不能因此妄自菲薄,而放弃自己的心气呢。”

阴兄得到了迟暮张的提携,才有了岁月里的惊艳,但是所拥有的就是与定兄的分道扬镳。

“真正的朋友是不在意,一时的曲折的,路虽远,行必至。”

何兄听到这里,心情的激荡,溢于言表。

“有时候一路的摇摆,本身就是一种痛苦,但是劫数本身就是如此。”

何兄是东海人,曾经经历了东海的铁幕。

而何兄的六合剑法,匠心独运,非一时金铁交击可以击败的。

只不过朋友相交,心领则神会。

“阴兄,你在姑藏这段时日,可曾有些突破。”

“不如江湖名宿啊。”阴兄知道自己的路很长,但是沈和宋的剑法,可以化为他用,这是阴兄最大的感触。

而徐燕归巢却有些无奈,翻开那本已经有些破碎的秘籍。

“窗外晖红无人执,山带日红归乌巢。”

却有些痴了。

“他定然是为我所写。”徐燕归巢脸颊泛红。

“情不能束,心不能缚。”徐燕归巢那一天鼓起勇气,怯生生的惆怅,看着外面白云飘渺,

古石斜卧,枯树横空,落英缤纷。

小径蜿蜒,徐燕归巢脸颊痴痴地看着那个身影,一点点的攒满那些思念,在那么一段时间里,盈满于心。

“我想我爱上他了。”可是徐燕归巢明白这样的一幕,不可能。

但是她已经无法自拔了,飞蛾是不在乎,会不会被烧的化为灰烬。

目送夕阳孤影远去,

她的身影在阴影之处的人眼里,有些无助。

但是她的苦,不似别人的,只能自己度过。

有些难受要自己慢慢品尝,徐燕归巢明白,这就是把那一点点的心掏出去的时候,甜蜜而又涓涓细流一样的充斥着心间,却不在循环。

“也许,这样的。”

本身就是一幕的情深似海,难以揣测。

徐燕归巢一岁学文,三岁诵读千字文,五岁已经能够作诗,八岁已经可以为文指出寥误之处,十岁通览儒家经典,十三岁已经可以文悦山长,十四岁明了老庄之义,知祸福相依,天道无常,得失由心。

等到十六遍观古今贤文,一时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挥毫间,洒落诗文于颖川书院。

可是同窗的郭鬼神,戏黄泉,天赋才情更加惊才绝艳。

纵横口辨,兵法谋略,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最令人惊讶的还有荀氏的同期叔侄,以及颜族子弟,梅族子弟,江无棱,夜惊玉,燕山雪,夜长空,李碧落诸如一些门阀子弟。

江湖之中戏称:天下俊秀,颖川独占其六,剩四分以荆州得其三,长安得其二,剩一分流落在外。

庐州。

一处内宅。

“凉州,西羌叛乱了。”这时候对坐的两个人说着话,仅仅片刻,两个人起身走向了外间。

越溪。

“很久了吗?”有些事很久,有些事很旧。

人是什么样的人。而剑客是什么样的剑客。

人的真实和虚幻,是绝望的勾勒,还是迎风无惧,亦或者是逆风飞翔。

剑客是一种一往无前的披荆斩棘。

“剑出,覆水难收。”

“剑收,无所不至。”

“人世间,出剑的那一刻,断云隔江。”

他凝目,皱眉。

来人轻笑,“有些事,不一样。”

“但是,能够触碰到的事,就是隔天际的拨云见日。”

一个剑客拥有的不多,但是能够出剑的那一刹那,

“你知道的,机会是无辜的,但是一旦牵扯了前因后果的时候,那么剑客剑是无情的。”

来人一袭黑衣,可是脸上的气势是一种孤竹,谁也无法撼动。

“你还不走?”

“有些不一样了。”江湖里人是不一样的,有人说,当值之事,事倍而前行无所惧也。

“人的斩断之意,要如利剑出鞘。”

他能说出来这样一句话时,来人黑衣,在这刹那无所不至。

“你不够无耻,注定你活不下去。”

这一刻里,极度深寒的剑意升起,

“你太容易为情绪捕捉了。”这时候他说道,

可是来人却“哼”道,

“魏无忌,你不要仗现在顺风顺水,就无所顾忌。”

“江湖里的剑道,不进则退。”

这一刻魏无忌,恶狠狠地盯着周诗意,“你假死多年,可曾知道为什么无人理会你吗?”

“我意,高霞孤映,明月独举,青松落阴,白云谁侣”

“你我之间,高下立判。”

魏无忌默然,周诗意明白了,也解释了。

“人和人的道路是不一样的。”

仓促行装匆匆,未必婉约于他人,但执剑之时,必定剑出无情。

“浪拽之烽,如赤如练,虽不必情寄魏阙,但芳杜洗耳,当是洒脱之姿……江湖未必顺遂心意,但是拂尘容,则神步于疏勒,未必金城荒凉,张掖之于定西疆之固。宣赫华夏之掖庭,扬名于白云城,连山黑水河畔……”

展开绢帛,磨墨,起承转合之间,挥毫间,笔如剑转,一时间景随山转,路随人行,油然栩栩如生,似有若无间,气势浩荡。

“惜乎!”

只见一滴墨迹落下,打乱了其中的深意,一时间一朵黑莲旋转在绢帛书写之上。

“你每一次都是这么的讨厌……”

“不错。”

黑莲里穿出来一个意念。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