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八章 周王博一笑(倒退章节)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58更新时间:2023-10-17 07:07:00

江湖人称一百零九笑笑生,在江湖有个很厉害的名字冬草子。他的火山灭焰掌法可以在冰天雪地里如烈火烹油一般旺盛,而这对于已经化境的张长卿来说,“还不值得一提。”

但是当年与现在的剑法和枪法双绝,“枪出,则登楼荡世十年踪,路里风霜霜封地。”

一时间张长卿出剑了,剑光如秋光,凛冽叶飞,花落春风迟。

在出一枪“秋水”的时候,冬草子和颜如玉站在雪地里看着傲寒凌霜之时的枯草,不由的赞叹昔日的张长卿,已经独树一帜,“昔日一起饮酒的时候,张长卿还是酒中大佬。”

现在剑招臻至巅峰,枪出入龙,一时间江湖盛名无双。

这时候田双雨双手剑,一招“九笑无连。”再平接一招“九锡黄龙”,一时间站在燕地城门处,接下来张长卿的随意的一枪。

“苍山白云一色,望尽秋意战沙场。”

这一刻的张长卿笑了,终于这江湖不在寂寞了。

韩悲水在易水河畔,送别了那个一直以来醉于几句相思,

却志在四方的舒笑语。

“试问何处,心上再无她。”

这一刻的李过,看着天际。

而红黑楼里的无名侠女和夕阳武士,没有说话,

因为骆宓不知所踪。而夜惊玉已经与影子藏于时空之时,在潮汐之沙里遇见了命中注定之人。

随即逆转流光,开始了……

而这时的风无痕教训云中道,“少那么痴情,天涯何处无芳草。”

昔日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子楼,

月满西楼。

可是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衡阳燕去,

无留意。

燕长裾,看着窗外,叹息道,

“往事不堪回首,不在是月明中了。”

“是,天南地北,双飞客啊。”

行走在陇头的少年,依旧还在吟唱着,“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信天游的事,似乎让人泪珠滚滚。

可是有些事终究要忘却的。

放下本身不易。

爱一个人忘记了自己的时候,有时候是罪过。

“相思是一个人地角天涯,而非两个人的烟波微茫。”

听着琴音自泾渭分明的两水穿过,

这时候钟山叹息道,

“昔日给过你《铸天庭》残卷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胜任不了。”

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开辟出来了情之大道。

可这情窄入心再无他人的修行,是否让天道反噬,大道沉沦呢。

“天道顺逆,存乎一心。”

这一刻魔咒般的九天开始接管三界的统治。

江湖一片杀伐,而正值关键处,青州迅速实现全境统合,而琅琊国为中心全据徐州全境,迁都彭城。

一时间风声无两。

而占据荆扬二州的东海,开始与琅琊国开始了接洽。而身处洛阳深宫的昏君,夜宿龙床,惹得天怒人怨,揭竿而起的幽州并州似乎更让人难以自持。

一时间江湖客,在乱战中陨落的不计其数。而郭鬼神和戏黄泉在棋盘山上留下天地幽冥玲珑棋局,传闻谁能破解以天元为初子,落子终局为九五的话,可以得十三州气运灌身伐髓,逆转天运地命。

这一刻里,大批量的风水师和修运道者纷纷开始了在江湖挑选人才,开始于格子里传道授业。

一时间揽收功业者,挂名痴言:教化天下。

让众生人人得天地之贯通,说天地间一片,存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苍生不仁,以明智践行者为蝼蚁。

真可谓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是否流蒹葭泪,望关雎而求欢,朝夕之间幽怨,近则逊之,远则怨之,一时间江湖再无好坏,只有爱欲奔流到海不复回。

蜀中,以当垆卖酒的九女弦歌,在遇到了张长卿之后恋恋不舍。

“长卿此去,可莫要忘记蜀中有女等你。”

张长卿横枪,一骑当先,斩千万江山敌手于雍州。

而这时候的大秦以扶苏尚未归位,嬴化神千万,在三千界里攒天下气运,为无上朝,于是沉寂的大秦一时间无人撼动。

而身处链接山的两界,坐于此地的慕连华已经许久不曾下山了,而夜未央痴痴的看着他,早已经情根深种。

慕千雪则看着夜流光踢剑踏行于天际,不一会到达西极之巅。

“江湖之中,能够隐居于西锤的人很少,可想而知故人相见多么不易。”

“一剑明目张胆,两剑船样于秦岭之庞,秦州之水,听闻有广成金船埋藏于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吕纯阳的纯阳剑和广成金帛。

但是这纯阳剑非八十八岁童子身不可,而广成金帛这需要天地冬至二钱雪融化成水,凝结成冰片才可以触碰。

而拿起来,翻开则另有其方法。

于是在争斗中帛书被分成鉴,笺,扉页,织,纸,竹简,玉简,更有甚者凝帛中字为器,一时间江湖,剑以及兵刃的争斗更加的激烈。

但最令人着迷的养子一箭穿心竟然比昔日自创招式的伤心碧波箭更厉害,传言命中之时,再无脱心的可能。

是以女子神魂颠倒,男子心旌揺曳。

风华绝代的妖孽,是世上最可怕的岐山九尾妖狐传闻菟丝花食下便可已经生出第十尾,可以再三千界内再造异界。

可惜的是,自大商之后,再至今无人能够得遇九尾妖狐,只见过妹喜和骊姬,还有妲己,每遇朝代更替之时,偶有其踪。

“褒姒一笑,烽火灭诸侯。”

当年幽幽一叹,昏暗的洛阳城中,再无江湖,可是烽火遍地的时候,褒姒仅仅一笑。

“若教眼底无离恨,值得褒姒一笑。”

随即周幽王挥手十三州烽火齐起,一时间天下震荡,气运飘摇,

“该死,这昏君,整日以为博褒姒一笑,而是吾等为无物。”

只见楚侯难以接受,而晋公鲁伯则默默不语,因为现在只有秦公,齐君才有话语权。

“洛阳之外,十二州,各看本事吧。”

秦公没有多余的话随后回去看着阿房宫里正在沉睡的嬴。

而齐君则哈哈一笑,没有说话,楚侯非常不满,但是挥手间一道飞令自天际飞速洒落各郡,这一刻的诸侯们纷纷开始杀戮。

诗书载记:自周后以绛光起,则为九百里开元。

“博你一笑,为此倾覆天下在所不惜。”

世间总有些虽国之值得,但是也有一时成景的在所不惜。

“你的想法变了啊。”执一页春秋圣意的大太宰道,

“寡人做事,一意孤行。”

褒姒一笑,天下烽火为贺,一时间无人制。

冷眸里的褒姒,终究还是有些惊心动魄的。

一笑刹那芳华,绝代风华,十尾凝成。

周幽王消失了,褒姒消失了。

而洛阳无人知,留下一缕影像供后来人瞻仰。

倾国祸颜,是为情之前所终不改,情之后继,不换天下震荡虽幽,但极世之间,为一美而天下渡情。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