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二十七章 西王母泪化三千弱水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242更新时间:2023-10-18 05:20:00

江湖直截了当的是,有时候最伤人。

可是天生男女共一处,陇头流水遇知音之景,是否在遥望八百里秦川的时候,心肝断绝的那一刻,路上得逢的女子也说:“去长安。”

可是一去数千里,腹中愁不乐,可是愿做郎马鞭。

“欲来不来。”她幽怨,

可是“来早语我可好?”,一时间无奈何,却又更胜一筹。

“郎不念女,教女如何念郎。”

不可与力的事不要做。

她叮嘱道,

懂一个人,原来需要好久的时间,可是如果以算计的方法来开始的话,那么不如新铸一把剑,悬于心中留,一念及千界,剧于戏里说。

于是剧戏昭看着朔州那蓝色的晴空、茫茫的原野,苍天像圆行的帷帐笼罩着浩瀚无垠的大地。

郁郁葱葱的牧草,随风起伏,一群群的牛羊掩映在绿草之间,苍茫辽阔的景致,在柔弱和艳丽、宛转和缠绵的刚健里有着质朴的意境,一阵风刮过后,草低到了牛羊的身体也有了行迹,而最令人期待的是,那匹胭脂马在草原上飞奔着,停在剧戏昭的面前,说了一句。

“………”

风太小,而雅屠苏的话,竟然没有传到剧戏昭的耳朵里。

“你这次打算准备爱我多久啊。”声如蚊蝇的雅屠苏,传音入密告诉了剧戏昭。

这一刻的旁观者,看的无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随着叙述者的话,不停的描绘,这一刻一番前因后果,让人看得迷茫。

“误解……”

怪异的人走的潇洒,可是剧戏昭眼里分明看到了一些人眼里的憎恨,还有埋怨,以及在装,还有一些不易在掺杂。

“江湖很简单,但是被简单的弄复杂了。”

“不,是你太纯粹了。”一个剑客自远处走来,这一刻这明明是诸葛家第三十界里第十四世孙的绝代无双的诸葛莫名。

“当年的事,是很奇怪的。”

“是吗?”这时候阴影里的人,头晕眼花,满脸的原谅之色,眼里噙着一丝来自周遭的话语,这是自行走江湖以来的公正对待的事,肉体的疼痛算什么,对于一个剑客来说,心理素质不过关永远不成的。于是剑客诸葛莫名露出来担心的神色,可是剧戏昭坐在山间,看着那个受苦的江湖人士在沉浮。

而雅屠苏犹豫了片刻,心里强忍着,压抑着。

看清楚的场景,心犹如轮转一样,掀开了其中的不一样。

人云亦云和有些好奇的江湖人士,满脸的故事和好奇,一个奇怪的情况是谁的时刻。

“江湖是染缸,心和事的逐渐分道是没有说清的。”

可是有些事,需要追踪摸索的,有些事经不起推敲的,一幕幕的事,是不一样的。

江湖不因慈悲而生其中不一样,但是其中的探寻,一定可以知道其中有些线索的。

但是剑客又岂会在乎这种琐碎事。

一把剑的出鞘,是据实而说的。

不会因浮夸而说衙门的不公正,也不会因周遭的事而说其中的难处。

“江湖是真的,可是出招的那一刹那,江湖就是一个剑客的孤独。”

可是惊愕的衙门,肯定会寻根问底的,可是对于剑客的事,又能知道多少呢?

事情是什么?

“绕。”

最嫌麻烦的人却为了一把剑的铸造,硬生生的经历风霜雨雪。

是否有着值得和不知道呢?

“有些人停留一座城的时间有限的。”

“心和寒意是不分时刻的。”

也许,有些事的确开始,以至于劫数来临,慌张的事,最令人难以握剑。

可是再一次崛起的时候,他会在意那把剑的事吗?

那把已经断掉的剑。

“夺魄。”只见这把神兵竟然是四合奇门兵器,蕴含时空,未来、过去,同归的交织。

“我还是的古诗………”

长剑相思枕剑而出,

“元白剑。”

这一刻里,他突然抱头说了一句。

“李忘。”

他竟然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可却也不是自己的名字。

而身处洛阳的曌,

突然抬头看了一眼,这天下。

“挥手处,江山如画。”

“明,你可知道这江山如画,是需要精心勾勒的。”

铁梨花则笑了。

“说你有格局吧,你却无。”

“说你心怀天下吧,却整日沉迷于一个人的爱。”

飞蛾也累的,你却不惧不怕。

山色遥连秦树晚,砧声近报汉宫秋,疏松影落空坛静,细草香闲小洞幽,何用别寻方外去,人间亦自有丹丘。

不知道何时起,清风阁里的明月,粗略的看了一下,阎西风和赵明月的路,发现走的很稳。

“檄文准备好了吗?”

这时候一个素衣和尚说道,赫然是消失已久的人,在江山牵了毛驴回了北地。

可徐墨阳却在见过二殿的时候,

“该回去了。”

熟悉的人,陌生的人,征战是古来几人回的悲怆。

可是夜惊玉望着现在的美人,突然发现照进现实的时候,需要我们仨。

张长卿挥剑又屠灭了一个部族。

“你知道,我之剑,注定要学汗青之志,逐北封狼居胥的。”

这一刻雨无双看着雨双田,“弟弟啊,姐姐喜欢上了一个人。”

“荒唐。你怎么可以这样。”

“整日留恋于男人身侧,你会失去应有的魅力的。”

雨双田走了,没有再劝,来过江州之后,已经是不易了。

于游刃说了一句,

“天师孙恩,逞威风了啊。”

是啊,当年苍天入凡间化身张苍天,中北城下,准备鼎天下人人如龙的盛世之时,却不料寿书三折,断天道情道于中途。

“忆甲子震荡,周室惶惶,却欲要以要以大乱求大治。”

“可是七部门的酒杀,拱卫杀,宫闱杀,一时间天下风云乱像。”

“我也没有想到刘寄奴会在楚地称王。”

“谁能料到,魏王势力一展,已经雄居中原。”

“可惜在东海这里还是一盘散沙。”

凉州和并州的隔岸观火,让周遭的天机混乱。

而天界这时候,不敢轻易下子,因为一旦出了纰漏,崩盘的不仅仅是一人敌一国,还有可能是势无虚动。

讲求纵横,是需要合纵缔交的。

这一刻读兵书的了凡抬头看了,叶落。

“尘埃落定。”

可这句话的意思,悲冰丝叹道,

“作茧自缚而已。”

积重难返的事,是谁的幽怨,还是走路的克己,亦或者这一剑出,

“不……”

她嘶吼着,

没有想到天下会对半分。

是啊,楚河汉界格局成。

穆姑娘走在昆仑山上,坐忘峰上说了一句,

“昔日八骏于你,今日我为西王母。”

一时间三千界恭贺:恭迎西王母归位。

天色羸弱,可是谁也无人见,穆姑娘眼角的泪珠落下,滴落在弱水河里,

“三千里弱水,一滴泪成,是为相思。”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