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四章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157更新时间:2023-11-07 12:16:58

山阴王家。

“知情之人,不过一二。”可真相大白的时刻里,寄相思看着眼前的布。

“无迹可追寻。”

幽幽暗暗的烛火,飘曳着。

“你知道吗?”

你知道的,他说道,可是这一刻的话,一点点笑去。

有道,无法。

“世上的人,总是很少的。”

丰都。

“有人告诉我,你不属于这里。”

他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可是一个人,老态龙钟地突然出口,

“你知道吗?”

“你是该去那里的人啊。”

一个很奇怪的时刻里,总有一个人不知名的人,渐渐的消散。

“不……”她绝望极了。

“上天,你真不公平,遇见为何不是相见。”

可是这时候天说道,

“此间无天。”

没有黑暗的黎明,不算时刻,可是没有黎明,那么就是一直黑暗。

这世间最大的谎言,就是坚持。

可最无法的就是这个甘心于不安心。

“人最贵的东西是什么?”

“而最缺的东西又是谁的?”

“坛子有大有小,可是只有破了的时候,叫《坛经》。”

“你是说,但愿我不要听懂。”

这时候僧庐下,两个人坐着眼前有景,山上有草,地上有阶梯。

可是两个人看这山,这阶梯。

“千百年来,能到此的人,很少,可是多的,又有多少。”

“昔日有些怪异,他人落座,他人行舟。”

“今日走路,停留,一样又不一样。”

魅山。

“久居成怪,长此以精。”化形与妖氛,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是的的确确明白了此分明。

“你得到和失去的时间里,走马观花是谁的时候?”

星斗罗图。

“这里是北冥域,这儿是梦魇域……”

“人脑如星图。”

摊开的时刻里,你可以遍观宇宙兴衰交替。

仅仅说话的刹那,恒星和行星的陨落,如盛大的烟花一样消弭。

“恒定法则:世无恒,贵无恒,以川则巛。”

“准。”

这时候宇宙道,降下法则,与此同时,三界隔膜变弱,域外之人开始入侵。

天魔乱舞,天道如片叶四散。

以造化玉分飞各界。

“褒秀帘,你觉得现在的境地,是你所谓的地位可以拥有的吗?”

“我不觉得有什么可以不接受的。”

“人是人,我是我。”

他冷冷地一笑,

“我一直以来,就觉得,你不是你,你不是人。”

“是吗?我是妖啊。”

褒秀帘一向很清楚,很清楚自己的本体。

“果然。”

庄梦蝶带着蝶恋花来到了长安废墟。

“昔日……”

有时候记住一个人很简单,忘记一堆废墟很难。

“人们惯会用刺耳和安静来欣赏风和云的变幻。”

等待无疑,可是庄梦蝶明白,他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时光长河。

“追寻本身就是残缺。”

“黯淡是谁的故事。”

不见真只见影,是不当真的。

“夜夕拾,你还想着你姑姑夜无眠吗?”

“不,我再疑惑为什么这一次的慕连华为什么没有说出那句话:此生娶你。”

夜夕拾疑惑的很。

可是只有他明白,乱象纷呈,慕连华忙着稳固地位呢。

而夜未央痴痴的等待,也不知道是否有结果。

雨夜。

“她有没有结果,我不知道,可是我对你却有了结果。”她说道,

她很清楚她风华不在,可是他还处于不可测的地步。

江湖总是让人难以置信。

“庄梦蝶,你很清楚,你只是乍絮。”

“我是乍絮,可是我也入心了片刻啊。”

“一页书和半卷纸,谁分清?”这时候言赋来说道,

“一页书是一个小时光。”

“半卷纸,是两卷才出手。”

陇头。

“他死了。”一个人的离去,也许很淡。

“不必说了。”

世上最令人寂寞的事,莫过于满面风霜之时,却突兀间,有人死去。

“如何死的?”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道,成做逢时不拥声。

“逢时,你可知道?”

“爱是谁?”

“丢弃又是什么?”

“我不想闹得人尽皆知。”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帮我好好活着,记住你以后就是我了。”

这一刻顾惜朝看着远处,没有看刚才的人。

因为顾惜朝死了,而他也死了。

可顾惜朝还在,他却不在了。

“很早我就说过,结果注定了。”

这时候的景非常说道,

“影子埋葬,镜子残,是否妆奁里,还有苍老。”

“他不肯。”

此生最后一面,竟然是再也无缘得见。

“记得你写的最认真的时候,说话的时刻。”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人的刻骨铭心。”

“不,你这样是否定。”

没用的,他没出口,可是那脸上的笑消散了。

世上最无力的剑法,就是这样的。你明明拥有改变一切的机会,却在出手的那一瞬间,必须眼睁睁的看着尘埃落定。

“不要和我说了。”

“我看着远处的树,我就想起来了他。”

她却突兀泛泪。

没有人愿意流泪,可是他很清楚,身体的时刻,是其他情绪无法自抑的。

“我告诉你,你永远无法体会那种明明白白还在说话的人,突然在记忆都难以找到的那种感觉了。”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活着足够死,可春秋时刻里人竟然如此脆弱。”

背过身子的秦风叹息道,

“君,节哀。”

“坦白的说,那些年的事,一步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好多好多的事。”

“人惯会怕死的。”

是啊,“贪生是世道的胜景。”

这时候陇头上,走来一袭黑衣的少年说道,

“尺寸地,你可知道的。”

“姐姐,他一个人啊。”他说道,

“是啊,他一个人,我们仨。”

“木秀于林。”

“一个人如果执意的话,那么清凉如昼的天,是否会在烛里,朝出早晚。”

“朝?”

“反抗和认可,是谁的归途?”

“臃肿的心,携带者瘦弱的身体,是否已经变形。”

穿过路,看着过往不一样。

“生死有命。”

他很清楚一个人站在远处的时候,冥冥之中的事,在梦里成真的那一刹那,他禁不住笑了。

“我的世界残破,可是能够留下的时刻里,那怕误会和污秽,以及看透都在,我也不在乎了。”

“你这样作贱自己何用?”

她却没有说话,可是说话的他突然指着墙壁。

“我很少去一个地方的。”

她听他说道,

可是她明白这个人死了,身子骨已经腐朽。

可是他的记忆在汇聚。

“青莲,你要去域外了吗?”

她第一次喊出来青莲。

可是只有她明白,长安城再也不属于彼此的记忆了。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