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幻想言情 玄幻仙侠 半掩江湖
第十三章
作者:绫波本章字数:2076更新时间:2023-11-09 23:36:00

“你剑中无心了。”怔怔地出神,他。

正所谓,有些事不一样的。

“你看看,剑无心则无物可斩。”

“元,十三来的时候,你可要小心了。”

“没事,木石之剑,又不是木见。”

柳青楼。

“弄媚俗于风华,灼眼于流苏。”

“风于徕眼,青山长,酥。”

“敢问公子何方人士?”

“相见不易,何以得所,何以追根究底呢?”

“风来,则于云去案卷。”

案几上,几缕点点,犹有人在此留影半笺,剪进了黄昏。

“你是半?”她问道,

“我不是,我是半要我来的。”

蓦然回首,惊魂一呼,

“炜炜。”清脆的衣衫,让声音的轻薄,更消瘦一些了。

“哈。”呼出气息,成白。怔看追了过去的那个身姿。

“回首向来缘浅,魂与魄分离。”

身着红衣得到巧合,半看的劳神。“怎会如此。”

“岁月最惊艳的刹那,就是这样的。”

“无知的,有知道的,不过一世而已。”

慢慢的马车行走着,坐在车上的胜九天回想起来了胜白衣的话,

“一个人不知名,一个人不解意,一个人彳亍又迷惑于山水之中。”

棋盘上的网似乎越来越网的紧了。

“天下无镜的时候,你可以见到我。”

他笑地那一刻,恰好是她探手出来捏住最后镜角。

只见镜字缓缓地合聚,整整一块十个纹路。

“昆仑。”两个上古象形文字在流转不休,似乎古朴异常。

“照。”

只见幽梦影笑着点点了头,走在奈何桥上,对着彼岸花弹出来了最后一丝魂气。

“去,契。”

阳间。

槐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喜气洋洋的场面热闹非常。人来人往,锣鼓喧天,吹拉弹唱声声入心。

“你可知……”

“男儿总归是要结婚的。”他红了眼睛。

“女儿家总要披上嫁衣的。”这一刻的她蓦得探头看着他说出来的这句话。

“我答应你就是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婚理所应当,毫无违和感。

“得呈所愿,又惧怕些什么?”

………

“我走了。”她笑着说,“我去了之后,你当我没有来过。”

“我明白,我省(xing)得。”

他笑着说,

马车离去声响起,风吹过,云卷云舒,又迷惑了世人。

“你知道吗?”慕夕拾说道,

“有一个女子为你魂牵梦萦。”

“我没有印象。”慕连华道,脸上的表情凝重。

“因为近来要参与的事,很奇怪。”

“你还知道吗?”

“有个女人为了你……”

“没印象。”

忘记是时间的钟情,原本在意和长情会久一些。

恍惚才发现,拥有算什么。

“斗不过的人心,好比复杂的云。”

波云诡异,变幻无穷。

诠释是怕死的,可是凄惨的路上,谁又会在意一点点的不得已。

“一句话要定定心心。”

事魂的精怪,突然站直了身子,看着来人。

“你在让我吃了吗?”

“啊,救命啊。”

世上的事,很清楚,也很无奈。

有些意思的事,一点点想到了。

“你如果执意离去,那么谁会笑?”

“都会笑。”

有道是,胜景天地万物无私,又何在乎你的循规蹈矩。

“行为之事只是刻意。”

“念头这个局,拜别了的时候,就会明白,岁月不过一世。”

酣眠长街之上的人,未必不是你自己。

昨日之事,亦是今日之景,勾勒之时,飞驰巧妙。

刹那间,看清,看明,又看待。

“景亦简略,物亦繁多。”

这是赵亦然叹息道,

“同姓不同命,同名不同命。”

世间的时间在于厮杀,过尽了那一刻你会清楚夺天地之精华,以此充盈己身,破枷锁再升境界。

“如一两金,人命微贱。”

“如万两金,则聚魂百镒。”

“………”

紧紧张张的人看着胜诉败相,又叹了口气。

“生死一瞬而已。”

脆弱的事,本身就是很随意的。软弱和情绪似乎不一一而足。

“你看看。”

“凝聚的心突然捂着眼。”

他死了。他是半。

死的时候很坦然,因为只有半。

也只有半能够死的那么坦然自若。

扬州。

“找不到一个安静的地方。”

可是却能找到一个秀丽的风景。

她探手抚摸了一下景色。

“物亦璨,你可知道温柔之于景,那么景非常就会来。”

“景非常?”

“会来?”

“但是你物亦璨会受伤。受使劲磨损之创。”

“哦,我了解。”

“处于相见的时刻,那么死亡就是节点。”

伤心桥上。

“波,你心动了。”

“为没有的事儿招摇。”

飘摇的波心荡,是谁的恰好。

“陈传情总是能说在心坎。”这时候波心荡只能接受。

“这边风景独好,可是这一刻的他更明白,戏子无情啊。”

“爱姬和情钟于妓,是有分别的。”

点燃的心在心坎,可是送走了的那一刻里,谁也无语,谁也无法。

“走吧。”

渐渐消没的雨再一次里挥了挥衣袖。

“其实无从说起的故事,总是那么的令人无奈。”

“不,你不必说了。”

最害怕懂,却又怕不懂了。

“人很清楚每一个人的来和去。”

在有些不知道,但是却有些不一样的故事里,填满了挥袖的时刻。

“活本身就是不一样,可是清晰的时刻和清醒的节点里,最怕却也最可怖。”

“天朗月,你可知道这一剑下去,可不仅仅是决堤了。”

“为了她,我什么都不顾了。”他天朗月此生就追了三万年。

“只一袭背影,朦胧?”

值吗?

对于,旁观的人来说,是不值的。

可是他明白捕捉一个影子,本身就很奇怪。

何况影子化万千。

“不……”

“你这是在错的路上远行。”

这一刻天朗月扭头诡异的一笑,

“假如影子是曾经的我呢?”

“那么杀死一个人,定然是不合时宜的。”

这时候他看着仅仅隔了咫尺的彼此。

“你给我的感觉,就是为了杀死一个人。”

这时候,回头看清楚了一个人的那一刻。

无锡。

“等一人而至,是恰好。”

可是刹那的脸色,是谁的?

她很疑惑。

“也许,此行无憾。”

她期待,明白有时候记住很重要,但是也的确更令人难受。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