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首页 都市 现实题材 54路
第二章 初识
作者:彧蝶本章字数:2202更新时间:2023-12-03 11:48:32

我第一次知道54路这个名字是在我4岁那年,那时候我还在上幼儿园。

那天下午,跟向日葵幼儿园的苗苗姐姐说了再见,我被妈妈拉着去见我住在绿园区的表姑。

7月份,正是长春一年中最为炎热的时候。柏油路被烈阳疯狂炙烤着,发出一股难闻的焦味;人行道边种着点头哈腰的老槐树和挺拔的白桦树,阳光像子弹一样从树冠间的缝隙里射过来,好像要把世间万物都点燃。我想正是这里夏天明显的热,才孕育了长春人热烈的性格,比那炽热的阳光还要热得多。

“这什么天?热死你老妈了。”母亲虽然嘴上这样讲,但撑着遮阳伞的手依旧往我这边靠。

我用我的小胖手紧紧攥住母亲半截袖的一角,另一只手握着棒棒糖。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的心思都要花在倒腾那两步道上,生怕一个趔趄像只小乳猪一般摔在烤炉上面。

我低着头,看着脚下砖路上的尘土,不知是因为被我踩,还是因为被太阳烤,总之它们在瑟瑟发抖。

母亲领着我沿着一条道直直走了好远好远。我突然想上厕所,就扯了扯她的衣服。

她停下来:“干啥?”

我含糊不清地说:“尿尿。”

“这附近哪有公共厕所啊,”母亲东张西望说,“从来没听说过长春有那种东西。要尿就在树下尿吧,小孩子没人看你。”

为了守住身为男儿的尊严,我摇摇头,拉着她接着向前走。

路上的机动车不算很多,大部分人还是骑自行车,但是骑自行车怪危险的,因为很多十字路口处都铺有铁轨,骑自行车的人要礼让有轨列车,一停一停的,比开车要看红绿灯脸色行驶还难受。

过了许久,经过一处十字路口,我看见一辆墨绿色的车厢在我眼前徐徐行驶到右手边,然后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丛中。

“妈妈,那个,有轨电车吗?”

“是啊,是54路。想当年你老妈上大学的时候,每年过年都要坐它回家呢。”

“待会儿去你表姑家,我们也得坐它哟。”母亲补充道。

那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54路的真容,我曾记得当初我把它看作是绿色的蛋糕,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口味的,就一心觉得那就是块绿色蛋糕在可移动餐盘上,自己把自己送上餐桌。

第一次和它碰面时,我不知道它会和我的生活有什么关系,但就像那句老话说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一样,见它的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会与它之间生出一些故事来,就像一个老古董,你也不知道它在木柜子里放了多久,但总觉得在它身上或多或少有些回忆。

在路口转弯,又走了一段距离,母亲牵着我的手,突然停下脚步。

“干啥停?”我问。

“喏,到站点了。”她伸手指向一棵老榆树下歪斜摆放的公交站牌,一根铁棍插在土里,像被路过的醉老汉狠狠踢了一脚。

“这啥?”我难以置信地问。

“公交站牌嘛,只不过被人踹了一脚。我上大学那会儿它就从来没正过。”

小时候我对诸如此类的事物感到惊奇,但长大后也就习以为常了。小时候曾嫌弃过这里,抱怨妈妈在这样一个地方安家,长大后则感觉这里的一切都倍感亲切,觉得这样子才是我的家乡。

站在被醉汉蹬了一脚的公交站牌前,半小时后,我和母亲坐上缓缓朝我们驶来的54路车。上了车,有一位年轻的阿姨在车门口接应我俩。她笑脸相迎,嘴里说着“请付一下车费”。母亲将两张皱巴巴的一块钱从包里掏出来,放在手里捋了捋才递给那位阿姨。真虚伪,脸上挂着笑脸,实际是想要我妈妈的钱,我在一旁想。

母亲领着我走进车厢,复古的气息扑面而来。车厢内壁是用实木做的,头顶上方和座位中间的铁扶手似乎很讨厌人,听母亲说这些铁杆子夏天烫的要死,冬天能把双手都粘在上面,搞的乘客们都不敢轻易触碰它,像是神圣的十字架。

小时候不懂事,别人死也不会干的事我偏要干,觉得这样很与众不同、很酷。我松开牵着母亲的手,直奔眼前的铁杆子而去,没等母亲叫住我便倏地将双手抓上去。出人意料的是,这铁杆子不但不烫,反而还有些冰冰凉凉。

“哎,你小子干什么呢?刚告诉过你不许碰不许碰,怎么不听你老妈话呢。”母亲收起遮阳伞,一把将我抱起来。

“妈,你骗人,那铁杆子一点儿也不烫。”

“哦,那你帮我试试这个烫不烫。”说完,母亲把我放在一个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座位上,烫得我嗷嗷叫。

“这回烫不烫?”母亲抱起我问。

我委屈地点点头,小泪珠快要从眼角跑出来:“烫,嗷嗷烫。”

“哈哈哈,对,嗷嗷烫,妈妈不怕嗷嗷烫。”说完,母亲将我抱在怀里,自己坐在那个嗷嗷烫的座位上,接着若无其事地给我讲起故事来。

“想当初你老妈上高中的时候,专挑这种嗷嗷烫的位子坐,没别的,就是钟意这种热乎的感觉。每次坐在这儿,妈妈就感觉自己回到了你姥姥家,坐在热炕头上嗑瓜子儿。”

“我呀,就是小时候在你姥的炕头上热惯了。可不是老妈怕冷啊,我比你老爸还抗冻呢!”

“咱长春人呐,被这分明的四季折腾的,是冷是热都进到骨子里去了。”

“老妈也希望,等你长大了,要成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继承你老妈的血脉,爱就是死了都要爱,不爱就是打死也不爱,这才像个长春人样呢。别像你爸似的,到哪儿都给人赔笑脸,受别人欺负。”

“但是你老爸该勇时也不怂啊。想当初你老爸暗恋我,大雪天夜里跑了十几里地到我家给我送情书,结果上面只写了‘我喜欢你’四个字。我就骂他傻,说‘你怎么不知道当我面说这句话呢?’。你老爸当初只用一根筋想问题,到现在我还这样怼他,他也不敢还嘴,哈哈哈。”

“你老爸他很善良,很爱妈妈,也很爱你,更爱这个家。妈妈也爱爸爸,爱你,爱我们的家。”

听着母亲的话,我放下手里的棒棒糖,抚摸母亲的脸。她主动把脸凑到我的脸跟前蹭了蹭,笑着和我做幼稚的手指游戏。

黄昏时分,温暖的夕阳透过54路磨损的车窗温柔地照进小小的车厢内,而在这小小的车厢内,我看见了大大的母亲,和我所热爱的大大的世界。

举报

扫一扫·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意阅读,新用户享超额福利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段评
0/300
发表
    查看全部